微信直播

AATS 2015|何建行教授当选AATS member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黎少灵
关键词:

编者按:4月25-29日,第95届美国胸心外科年会 (AATS) 在华盛顿州会议中心举行。美国胸外科医师协会(AATS)创立于1917年,现已发展为有着来自41个国家1300多名会员的国际心胸外科组织。AATS一直致力于医生的继续教育,是公认的心胸血管外科领域的顶级盛会,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心胸外科医师积极参与。本届大会,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胸外科主任何建行教授当选为AATS member,至此,中国一共有3位AATS胸外科members ,另两位是陈海泉院长和陈克能教授。下面,让小编来与大家分享一下这份属于中国医师的荣耀吧!

AATS大会主席PedroJ. del Nido教授为何教授颁发AATS member证书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胸外科主任何建行教授当选为AATS member

 

1外科精益求精,稳求快速康复

 

何建行教授是国内最早使用胸腔镜手术的胸外科医生之一。 2011年,何教授创立自主呼吸麻醉手术,使患者的术后恢复时间大大缩减,初步实现fast-track recovery,至今已完成1100例,其中包括肺癌根治术165例,袖式切除术1例。今年何教授及其团队推出“Tubeless VATS”的理念,在自主呼吸麻醉胸外科微创手术经验的基础上,部分做到无需放置胸腔引流管,让部分手术患者,尤其是肺部小结节患者做到 24小时出院。

““Tubeless VATS”理念对胸外科医师要求更高,因为你要保证气管和肺切面不漏气。从患者来说,获益更大。此外结合自主呼吸麻醉手术,实现为患者提供24小时的解决方案,”何教授提到。

在高难度手术方面的经验,以袖式切除为例,何教授谈到了他的体会。关于用袖式切除术进行支气管吻合,目前文献报道用得较多的是间断吻合,而何教授采取的是单根线吻合,方法独特创新。谈及这种手法的经验与体会,何教授表示,袖式切除分两部分,一部分是支气管,一部分是血管。开胸手术中,一般最高难度是左房部分切除术,支气管、血管的双袖式切除隆突切除重建等。重建手术有两种方法,早期是间断吻合法,后面的基本采用连续缝合的方法。而对于全腔镜血管完全切除的双袖式手术,何教授的团队到目前为止做了13例,也是采用连续缝合的方法。这种技术支气管、动脉等部位也是采用连续缝合的方法。连续缝合有几个好处,一是整个缝合过程较快,支气管血管吻合通常只需20分钟左右,与开刀时间差不多。第二,并发症少,比如漏血等现象都较少出现。经过大量的例子和多年的经验,他总结到,连续缝合法方便、安全可靠。

何教授还提到这不仅仅是一个手术方式的问题,用全腔镜也可以把这种传统的、难度最高的胸科手术演绎好,从而增强胸科医生对胸腔手术的信心。毕竟一般而言,最难的手术做好了,其他手术相对更加得心应手。

值得一提的是,何教授完成了自主呼吸麻醉下的袖切手术,据查证是全世界首例,这无疑为我国在群雄林立的国际学术舞台上增色,也鼓舞着国内医学人士科研创新的热情与信心。何教授也透露,3年前他们刚开始做自主呼吸下的肺手术也觉得是挺大的挑战,不仅是技术方面,更关键的是理念的改变。正如心外科有停跳和不停跳手术,肺外科也有停呼吸和不停呼吸两种。心脏外科不停跳,搭桥可以做得很成功,同样的,病人在肺不停止呼吸的情况下,也可以进行很多不同技术层面的操作,同样能做得很成功。

至于自主呼吸下袖切手术的难点,何教授认为首先难在理念上。很多医生会担心在呼吸中的病人的胸上再切个口是否安全。其实气管切开后会发现,情况和一般的肺叶切除的自主呼吸基本上是一致的,只不过这对技术的要求比较高,缝合的轻巧度,力度是不能太大。而且,病人呼吸较深时,要恰当避开呼吸较深的时相。最重要的是,整个解剖要更清楚,要把所有血管、预防处理得非常好,避免手术中出现出血的情况。

何教授还多次成功地在胸腔镜下切除了许多体积较大的肿瘤,在非常狭小的空间里处理肺门结构,有时还会进行部分心脏结构甚至是上腔静脉成型,这些一一印证了他精湛的医术和巧妙的手法。对于这些成就,何教授颇为谦逊,表示最重要的是保持严谨、创新和科研的精神,勇于尝试。其实他们是把原本的开刀技术应用于胸腔镜技术上,这两种的区别在于,开刀直接用眼睛,看到的是一个三维结构,而腔镜下的是二维,如何把原本三维的技术用二维漂亮地演绎出来,这是最关键的一点。这一点如果在开刀时整个流程证明是安全的话,安全技术同样可以用到二维解剖上做手术,那争议相对就会较少,加上如今有很多机械辅助的方法,与以往全部手工不同,使处理血管的手术多了不同的选择。

 

2精准医学时代与《肺癌》专著

过去5年整个医学与其他科技发展非常快,这种发展速度已经到达了一种个体化治疗时代,也到达了一个精准医学时代。何教授提到,在这个精准医学时代,当我们回头看看,会发现现代科技有了很大的变化,很多现代科技也被引用到肺癌的诊疗与治疗当中。正是因为肺癌诊疗与治疗出现了很多改变,所以何教授、Thomas D’Amico、支修益教授在与其他同道的共同努力下顺利出版《肺癌》专著,这也是在个体化医学时代出现的第一本有关肺癌的书。

该书以中英文形式出版,在诊断和分型方面,重点讨论现代基因测序手段的应用。在肺癌诊断方面,我们不仅从细胞水平,而且更重要的是从基因,DNA,RNA,micr RNA等各方面来对肺癌重新做了细分,这种细分会对肺癌诊断与治疗有非常大的帮助。同时,这种个体化的医学不光是诊断问题,也不光是肿瘤内科的问题,其实在肿瘤外科,这方面进步也是非常大。所以,这么说也着重介绍了很多个体化肺癌外科的手段,特别在外科,它本身就是个体化医学。但过去几十年,我们很多时候采取“同病同治”的方法,即一种病用同一种方法解决。然而,实际上我们发现肺癌其实有不同的细分人群,例如基因突变。同样地,能接受肺癌手术的病人也有不同的细分人群。如何对这些人群进行细分,使病患能以最少的痛苦代价来获得最大的根治术也是我们外科关注的问题。所以,《肺癌》对个体化医学时代中有关诊断方面的个性化诊治问题,有关外科方面个体化治疗方案,包括自主呼吸麻醉,单孔,腔镜手术等都有很大帮助。

在20年前,腔镜手术并未得到普遍公认。但是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在2005年以后,NCCN guideline 积累的很多数据证实原来腔镜手术可以用于肺癌。通过去20年的研究,我们欣喜发现个体化治疗,尤其是腔镜技术,不仅能治疗肺癌,也延长了总的生存时期。又例如,几年前的共同合作让我们发现PSA方法(非倾向指数分析方法),分析发现,微创手术可以使肺癌病患总体延长3.5月以上的生存期。所以微创方法不仅可以治疗肿瘤,还可以做得更好。现在,肺癌的治疗不仅可以治疗外周性肺肿瘤,还可以治疗中央性肿瘤。无论是从隆突切除,双袖切除,这些高难度切除都可以利用腔镜,再精巧些也可以进行肺段切除等等。在个体化医学时代,如何面对肺癌挑战,我们希望通过这本书抛砖引玉,激发大家的思路,集中大家的思路,共同应对肺癌的挑战。同时希望《肺癌》只是一个开头,以后通过更大的努力,再出版第二版,第三版,把我们的工作记载下来,然后形成一种共识,让我们在个性化医学时代里更好地指导临床实践。

 

3以病人的需求、疗效作为终极目标

长期以来,无论是在临床手术上,还是同行分享参加的研讨会、实习班中,何教授一直保持着持续的创新与热情。“我的动力来源于把病人的需求、疗效作为终极目标,而这个目标会随着科技的发展需要不断调整和完善。从病人的需求、到疗效、到术后恢复、减少疼痛度、疼痛期等等方面,每个流程都需要不断的思考和改进,这就是医生们的终极目标,”何教授说道。

 

作者|黎少灵,AME出版社科学编辑。

由何建行教授主持、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举办的第一届全国腔镜气管隆突手术研讨会暨第八届中国肺癌微创治疗论坛将于5月16日-5月17日在广州主办,届时,何教授主编的新书《肺癌》(中文版)、《Lung Cancer》(英文版)也将与大家见面,点击链接即可报名参加会议。http://eqxiu.com/s/3E9qLzGr

 

专著《肺癌》中英文版即将面世!

 

荣誉主编:赫捷;Rafael Rosell;钟南山

主编:何建行;Thomas A. D’Amico;支修益

副主编:王群;Tristan D. Yan;周彩存;Heather A. Wakelee;Calvin S.H.;梁文华

·12个国家、229名优秀专家参与撰写

·分享数十家国际医学中心宝贵临床经验

·名家云集,聚焦肺癌研究进展

·覆盖多学科,开创诊疗新思路

英文版购买链接:http://wd.koudai.com/item.html?itemID=1156366097&p=0

中文版预订链接(预售价更优惠):http://weidian.com/item.html?itemID=1156384655&p=0

回复【AATS】可查看AATS 2015会议系列报道

AATS2015|AATS“嘉年华”有感 

AATS2015|AATS的中国声音-胸腺癌新分期的临床评价

AATS2015|AATS终身成就奖和科学成就奖揭晓

AATS2015|前瞻:聚焦体外膜肺氧合、机械循环支持及心肺移植

AATS2015|厚积薄发,续笔AATS Graham Fellowship Awards传奇

AATS2015|会议前瞻:走近大会主席Del Nido教授

Doi:10.3978/kysj.2014.1.64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