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

昔日失之交臂,今日吸取教训,把握机遇再创佳绩!2003年SARS爆发10周年回顾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14期

Ruiheng Xu 1
1 Guangdong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Guangzhou 511430, China
关键词:

自2002年11月中国广东省爆发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以来已有十年。如同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艾滋病一样,SARS是21世纪第一个出现的新发传染病,严重威胁全球的卫生安全、人类生活、卫生系统的运作以及经济的稳定与增长。

尽管首次SARS爆发的人传播链(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在全球合作下已于2003年7月5日成功阻断,世界范围的SARS冠状病毒(SARS-CoV)传播仍导致26个国家出现SARS病例8,098例,死亡774例(1)。

SARS冠状病毒突然、毫无预兆地在中国广东出现,而又戏剧性地从地球上消失。SARS冠状病毒源自何处又去向何方,是否会再度出现,这些问题仍然知之甚少且令人费解。

我们应该铭记在抗击SARS中得到的两个教训。

首先,中国大陆的科学家本应最早发现SARS病原体。2003年2月26日位于北京的军事医学科学院(AMMS)的科研人员发现了该冠状病毒,杨瑞馥和祝庆余俩人就已在电子显微镜下看到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比2003年3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启动网络实验室研究SARS病因早3周,比2003年3月27日香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图1)首次宣布发现一种新型SARS冠状病毒早1个月,“但他们三缄其口”(图2),由此中国大陆错失首先发现SARS病原体的机会(2-4)。颇具讽刺意味的是,2003年2月18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专家宣布衣原体是引起广东省肺炎爆发的病原,但后来证实这一判断是错误的(5-7)。

图1 2003年3月27日香港大学首先宣布发现SARS的病原体是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图2 2003年2月26日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杨瑞馥(左)和祝庆余已在电子显微镜下看到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但他们保持沉默。中国错失了机会,《科学》301,294-296;2003.07.18.

其次,中国大陆本可以最先报道这种新发传染病并首先对其命名,不幸的是,这样的机会再次错过!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2003年5月的一个文件中表示:第一例SARS在2002年11月中出现于中国广东。而世界卫生组织在2003年2月11日才收到广东省爆发非典型肺炎的官方报告,这时这种新传染病已导致病例305例、死亡5例(图3)。然而事实是,SARS于2月28日首次在越南识别,是当时世界卫生组织办河内办事处的流行病学家卡罗乌尔巴尼医生(图4)在诊察一位不明原因重症肺炎患者时发现的(8)。

图3 2003年2月11日广东省卫生厅举行新闻发布会,报告广东省发生不明原因非典型肺炎305例,死亡5例。

图4 卡罗乌尔巴尼博士用“SARS”描述河内一名患新疾病患者的情况。乌尔巴尼之后自己也染此病并于一个月后去世。

为什么中国大陆在抗击SARS中会错失两次机会?正如一位研究人员认为,很多人亦注意到,这部分源自中国科学界的体制弊病:组织协调协作性差、过多的政治考量、不愿挑战权威、孤立于这个世界(2)。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SARS爆发最早期的病例没有公开报告,致使一种严重的疾病悄悄扎下根来,因此进一步国际蔓延几乎不可避免。这是对所有国家来说都是最重要的教训:应该认识到,在电子联络全球化的世界,由于害怕对社会和经济影响而试图隐瞒一种传染病病例是短期的权宜之计,会带来很高的代价-在国际社会的中失去信任,加剧对国内经济的负面影响,使邻国的卫生和经济遭到破坏,还有一个非常现实的风险,就是在国家本土的爆发会反复,螺旋式发展,以致失去控制(8)。

面对传染病或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该遵循国际卫生条例“熟悉规则,按规办事”。中国大陆经历了三次SARS爆发:第一次最为凶险,从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持续9个月,导致病例5327例;第二次从2003年12月至2004年1月,仅在广州发现4例散发社区获得性病例,这4例中3例与一所饭店销售的果子狸有关;第三次爆发是2004年3月至4月,北京的一起实验室事故导致9病例。此后世界上再没有报告新的SARS病例(1)。

臭名昭著的SARS冠状病毒源自何处又去向何方? 这是仍留给全球科学家的解答机会。

有研究表明,SARS冠状病毒跨越物种屏障由动物传染给人类(9-13)。多年来,第四军医大学徐德忠带领的课题组,一直坚持通过生物技术寻找SARS冠状病毒的起源。他们得出的结论是SARS冠状病毒的起源可能是非自然性的,可能是非完全动物源性(14)。但愿他们得到的结论是正确的,而不是又一个“衣原体”!

SARS不可能是最后一个威胁人类健康的新发传染病。控制新发传染病绝不仅仅是一个区域性问题,而是超越任何地理或政治界限的全球性任务。只有通过跨专业、跨学科的全球支持、国际合作和共同努力,才能防患于未然。

控制传染病疫情的关键是切断从感染者到健康人的传播链。广东省成功控制SARS的措施包括:(一)及早发现病人(高效的监测和报告系统、信息公开和开展健康教育鼓励有病早报告);(二)迅速有效的隔离和治疗病人(严格院内感染控制);(三)高效的密切接触者追踪(密切接触者的管理如家庭隔离或检疫);(四)严格的野生动物管理(包括农场、市场、饭店等)。

1854年8月伦敦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骇人的霍乱爆发,当时对霍乱弧菌一无所知。约翰·斯诺(图5)仅基于观察所得的资料,得出霍乱与受污染的水有关的结论。29年后的1883年,罗伯特·科赫最终确定病原体为霍乱弧菌。这是斯诺理论以及公共卫生现场实践的伟大胜利。

图5 约翰•斯诺博士(1813年—1858年)。如今,科学家把约翰•斯诺外科医生(其实是麻醉师)看作为流行病学领域的公共卫生研究先驱。

关键问题是,尽管拓展疾病的生物学和致病机理的知识极其重要,但并不总是一定要全面了解致病机理才能预防疾病(15)。

中国大陆最后一例本土脊髓灰质炎病例是在1994年,并于2000年被WHO西太平洋区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委员会(RCC)证实为无脊髓灰质炎国家。但,2011年7月至10月,中国大陆出现来自巴基斯坦的输入性1型脊髓灰质炎野病毒(WPV1)爆发,致使新疆四地区共发生21例瘫痪病例。疫情发现后,由于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为易感人群接种疫苗,在最短时间内成功阻断了脊髓灰质炎病毒的传播,终止了此次爆发(16)。成功应对该爆发归因于卫生部门和中国政府其它相关部门的广泛合作和值得称赞的国家、区域间的协调合作以及与全球消灭脊髓灰质炎计划(GPEI)工作人员的合作(17)。“我对中国应对此次输入性爆发的做法表示钦佩,这也是其他国家应对类似突发事件的典范。”消灭脊髓灰质炎认证区域委员会主席安东尼·亚当斯教授如是评价(18,19)。

“面对新世纪,我们必须重申对传染病防控的承诺,认识到人类与微生物之间的竞争将会无止境地持续下去”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杰弗里·考普兰如是说。因此,除突发事件外,传染病的爆发,甚至新发传染病的爆发是可以预见的,所以我们不必恐慌。紧急应对时,公众期望政府能够提供透明实时的当地事件(爆发)的信息。健康风险沟通,政府应采取最佳政策-透明。

健康风险沟通可以定义为“将重要健康问题告知、影响和促动个体、机构以及公众的艺术和技能”。健康沟通的范围包括提高社区个人生活质量和健康水平以及疾病预防、健康促进、卫生保健政策和卫生保健业务—《健康国民2010》(20,21)。

回顾2003年SARS爆发,2009年流感大流行(H1N1)和2011年新疆脊髓灰质炎爆发(WPV1),我们应该认识到:健康风险沟通,诚实、公开、透明和公平远比智力更具价值。

致谢

声明:作者声明没有利益冲突。

参考文献

  1. WHO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4. WHO SARS risk assessment and preparedness framework. WHO/CDS/CSR/ARO/2004.2.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who.int/csr/resources/publications/CDS_CSR_ARO_2004_2.pdf. (accessed 5 Dec 2012).
  2. Enserink M. SARS in China. China’s missed chance. Science 2003;301:294-6.
  3. Coronavirus pneumonia: An international research breakthrough. 2003.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uhs.hku.hk/he/flu/press_releases/pre_0327.pdf. (accessed 6 Dec 2012).
  4. Enserink M. Infectious diseases. A second suspect in the global mystery outbreak. Science 2003;299:1963.
  5. Chlamydia has been identified as the pathogen of atypical pneumonia in Guangdong. 2003. Available online: http://news.xinhuanet.com/st/2003-02/18/content_734596.htm. (accessed 18 Dec 2012).
  6. Experts come to a preliminary confirmation: ChlaInydia-like agent is the perpetrator to atypical pneumonia. 2003.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chinanews.com/n/2003-04-04/26/291207.html. (accessed 4 Jan 2013).
  7. Chinese scientists find chlamydia bacteria in SARS cases. 2003.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chinadaily.com.cn/en/doc/2003-04/04/content_160910.htm. (accessed 24 Dec 2012).
  8. World Health Organisation - Communicable disease surveillance and respons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Status of the outbreak and lessons for the immediate future (Prepared for the SARS technical briefing, 56th World Health Assembly: 20 May 2003; Geneva) Geneva, Switzerland; 2003.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who.int/csr/media/sars_wha.pdf .(accessed 5 Dec 2012).
  9. Guan Y, Zheng BJ, He YQ, et al.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viruses related to the SARS coronavirus from animals in southern China. Science 2003;302:276-8.
  10. Chinese SARS Molecular Epidemiology Consortium. Molecular evolution of the SARS coronavirus during the course of the SARS epidemic in China. Science 2004;303:1666-9.
  11. Liang G, Chen Q, Xu J, et al. Laboratory diagnosis of four recent sporadic cases of community-acquired SARS,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 Emerg Infect Dis 2004;10:1774-81.
  12. Kan B, Wang M, Jing H, et al. Molecular evolution analysis and geographic investiga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like virus in palm civets at an animal market and on farms. J Virol 2005;79:11892-900.
  13. Song HD, Tu CC, Zhang GW, et al. Cross-host evolu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in palm civet and human.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5;102:2430-5.
  14. Tan Y, Sun H, Tang X, et al. Study on the neutral mutation rate of SARS-CoV and rooted phylogenetic tree again and making new ideas about the origin of SARS-CoV. Chin J Dis Control Prev 2012;16:860-2.
  15. Dr. John Snow.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ph.ucla.edu/epi/snow.html. (accessed 4 Jan 2013).
  16. Poliomyelitis.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wpro.who.int/china/topics/polio/en/. (accessed 20 Jan 2013).
  17. Western pacific region resolves to play its role in supporting global polio eradication. 2012.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wpro.who.int/immunization/news/wpr_resolves_role_global_polio_eradication/en/index.html. (accessed 7 Jan 2013).
  18. Oversight body affirms China’s polio-free status. 2012.
  19.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wpro.who.int/china/mediacentre/releases/2012/20121129/en/. (accessed 29 Dec 2012).
  20. Health communication.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healthypeople.gov/2010/Document/HTML/Volume1/11HealthCom.htm. (accessed 20 Jan 2013).
  21. Health communication. Available online: http://en.wikipedia.org/wiki/Health_communication. (accessed 20 Jan 2013).

(翻译:张首龙)

Cite this article as: Xu R. Chance missed, but still there! Memoirs at the 10th anniversary of 2003 SARS outbreak. J Thorac Dis 2013;5(S2):S90-S93. doi: 10.3978/j.issn.2072-1439.2013.04.07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