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文

AME向东向西016| 美国在生物科技的成功经验中国是否可以借鉴?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40期

王毅翔
关键词:

看到发表在网上的一篇博文《盖茨也倾心:基因科学如何成为经济引擎》,本人也想表达一些自己个人的观点。不一定正确,抛砖引玉,希望大家批评指正。

我的看法是美国的成功经验中国不一定能借鉴,因为美国和目前中国的国情很不一样。然而,我们的近邻日本和韩国的成功经验中国也许可以借鉴。虽然以作者自己的体会,日本的社会和文化也已经与中国很不一样。

小分子创新制药与生物制药难度极大,风险极高,成功周期又非常之长。我自己曾经在一家创新制药公司工作,该公司在2001年的研发费用为每个工作日八百万美元,在英国、瑞典、美国、法国、印度都有多家研发部门。但在我工作的那5-6年间,该公司的研发成功率还是很低。对于小分子创新制药,有经验的公司一般估计成功率为万分之一,周期为十年,而且需要多团队长期默契合作。

我们可以经常听到一些欧美的大公司,如辉瑞、诺华、赛诺菲、拜耳、罗氏等。日本从20世纪初开始已经是技术强国,并在很长时间内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迄今已有7位诺贝尔化学奖得主,10位诺贝尔物理奖得主,但日本的制药工业仍然落后于欧美先进国家。2013年前十大制药公司没有日本公司及韩国公司,前25大生物技术公司也没有日本公司及韩国公司 [1,2]。日本最大的制药企业为武田 (Takeda),但很多中国人可能并不熟悉。而日本的总体创新技术管理远比中国有经验,为提高创新能力很多研发中心都设在欧美先进国家。

由于日本及韩国在小分子创新制药与生物制药方面的表现相对于他们的国力而言并不优秀,我本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对于中国发展创新制药总体上不乐观,尤其是在投入及产出的比率方面。当然,仿制药企业是另外的操作模式。以色列的 Teva 也是从仿制药品起家的,并慢慢开始创新制药。但是以色列虽然地处亚洲,其科技和社会文化接近欧美。我们最近通过丁香园让中国医生投票选出辛亥革命以来中国大陆原创的重要医学发明(生物学理论发现除外)。投票结果认为100多年来中国大陆原创的重要医学发明很少,主要代表为治疗疟疾的青蒿素。但我们也要注意到一点,因为西方国家疟疾并不多见,以前欧美企业对于治疗疟疾的药物的开发可能兴趣不大。

因此我个人观点如下:

借鉴日本和韩国的经验及中国辛亥革命以来自身医学发展历史,中国企业在机械、电子、汽车等方面成功的机会要远大于创新制药生物技术。中国可以进行生物医学基础研究为全人类造福,但是目前投入资金在创新制药与生物技术以期望大范围商业成功的风险极高。

 

作者| 王毅翔,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 副教授。

 

参考文献

1. The top 10 pharma companies by 2013 revenue.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fiercepharma.com/special-reports/top-10-pharma-companies-2013-revenue

2. Top 25 Biotech Companies of 2013, which firms made this list this time? Available online: http://www.genengnews.com/insight-and-intelligenceand153/top-25-biotech-companies-of-2013/77899858/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本文由AME科研时间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AME科研时间(微信公众号:amegroups)”。

点击链接查看王教授向东向西专栏文章。http://kysj.amegroups.com/issues/47

向东向西专栏

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的王毅翔教授多次在微信公众号-AME科研时间上撰文,例如香港科研体制(被香港大公报转载)、德国医学教育等。是的,教研繁忙的王教授乐于抽空科普,为大家带来中西对比,或说是东方和西方科研对比的解读。因此,我们创建“向东向西”专栏,而专栏名称,取自王太太的点子,她笑称老王已一脚踏入人文学这片沼泽地无法自拔。科研不是直道,大伙前进路上得“东张西望”了。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