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向东向西015| 关于中国年轻医生训练的一些个人观点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毅翔
关键词:

【编者按】中国的医疗话题永远大众乐于热议的话题。一直以来,备受人们关注的话题涉及医患关系、医生收入、医疗体制改革等,但是关于年轻医生的训练的讨论却相对要少。本文作者正是从“中国年轻医生的训练”这个角度给出了自己的观点,希望能给医学从业者提供一点参考。

随着经济进步,中国在许多领域都取得了非常好的发展,但医疗方面或许是中国表现不佳的领域之一。尽管2010年数据显示中国每1000居民中有1.8位医生 ( 与此对应,韩国为2.0 位,日本为2.3位,加拿大为2.1位),且这个数字在近几年可能已经增加,因此该数字与其他发达国家日趋相似(1)。2012年中国医疗保健支出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4 % (与此对应,韩国为7.5%,日本为10.1%,加拿大为10.9%),但这也并不是糟糕的数字(2)。合理安排行医资格问题,引进更多国际的医疗服务人员进入中国或许可以成为解决中国医疗现状的方法之一(3)。比如最近在深圳C- MER Dennis Lam 眼科医院,印度眼科医生 Fairooz Manjandavidq 为6岁的大陆男孩成功进行了义眼植入。小男孩曾遭眼球挖出,术后至少已恢复了部分视力,重见光明 (4,5) 。同时中国在不久的将来仍将是人均资源贫乏的国家。每个公民有限的资源应当得到最有效地合理利用,中国应该培养自己的高水平医生。关于在中国如何提高培养年轻医生的效率这个颇有争议的话题,我提出一些个人的看法。

 

1

招收优秀的学生进入医学院学习。由于医学科学是不断进步和变化的,医学生应当热衷学习,并且终身如此。医学院校对每年的入学应设置一个最低标准。在某些情况下,宁可空出招生名额,也不要为了完成招生数量而降低入学标准。招生时,也应考虑对学生做适当的道德水准评估(6)。可以采用一些心理学的方法;或者也应考虑采纳高中老师对学生的推荐。医生是受人尊重的;人们自然也期望医生具有较高的道德标准。

2

医学院期间一般师生较有感情,老师愿意付出。医学院是培养未来医生最主要的地方,学生在校的几年应尽可能多培养其临床技能及分析思考的能力(6,8,9),而不是单纯地背诵书本。教学过程中应多使用基于问题的学习方法 (PBL) (8,9)。比如在香港中文大学,医学生第一年在学习了大体解剖后即开始学习放射学读片基础知识。

3

由于医学教育及医学继续教育与其他学科比较有许多独特的地方,医学院最好是独立或半独立地进行管理。例如莫斯科第一国立医科大学于1918年自莫斯科国立大学独立, 成为独立的医科大学; 维也纳医科大学自2004年起从维也纳大学独立出来成为独立的医科大学,这是 Schüssel 政府 2003 年实施的奥地利大学系统改革的一部分。所有奥地利的医学院都从综合大学独立出来。科研合作常常是由于互相需要、地理接近、或文化接近,而不一定在同一行政机构内进行。

4

英语是全球医学界使用最广泛的语言。最先进的医学知识,通常以英语报道。知晓英语能更高效地获得最前沿的医学知识,因此也能为患者提供最新救治。然而我们最近通过丁香园网站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整体来看中国医生的英语水平还有待提高(10). 我们不必要求每个医生都能说或者会写英语,但应能够有效地阅读医学英文著作。许多经典的教科书在欠发达国家都能享有一定的折扣价购买。

5

住院临床技能培训在中国可能是最困难的一步。美国的放射科专业住院医生训练为4年。经过4年的培训后大多数学员都成为比较有经验的医师。然而在中国3年制的专业硕士计划已经实行了多年,很多人结果并不理想。近来推行的3年制住院医生标准培训能否比专业硕士计划优越目前还不清楚。潜在的问题是如果没有为学员提供资深的负责人员 (如研究生导师),培训时间也有可能不被很好地利用。教学医院的医务人员可能忙于自己的临床及科研工作,而没有太多时间指导培训医生。为此国外一些医疗机构要求住院医生向医院支付昂贵的培训费用。一些学科如病理科、放射科、及一些内科专业,培训医生可以通过自学提高; 尤其是时下许多网上资料,包括视频可供利用选择。对于外科专业,可以建立一些手术技巧培训中心,学员可以每年花2-3个月参加这些手术技巧培训中心的训练。在这些手术技能中心可以应用一些计算机模拟操作系统和动物模型(11-14) 。

6

设置严格的专业培训结业考试。在香港住院医生须完成英国的专科考试。在印度的许多医生也这样做。语言将是中国医生的一个显著障碍。可以设置某些类型的用中文进行的国际标准化专业考试。

7

专科医生的临床表现必须进行长期监测。令人遗憾的事件,如误诊和手术并发症会不可避免地时有发生。然而这些事件的发生率必须控制在一定的限度之内。当错误的频率发生高于公认的阈值时,涉及的医生可能需要重新培训相关的技能。

8

古巴低成本高效益的医疗系统值得关注。虽然存在一些争议,古巴的医疗体系被普遍公认具有高效性(15-17)。1976年版古巴宪法指出:“所有公民享有关心其自身健康及保护健康的权利,国家对此项权利的保障如下:通过农村医疗服务设施、诊所、医院、防疫站和专科医疗中心提供免费医疗服务;提供免费口腔医疗护理;促进发展健康卫生普及及教育,实行定期体检,常规疫苗接种及其他一些措施来防止传染病的爆发” (18)。尽管资源有限,且经济长期受美国制裁,但古巴一直设法保证各阶层人民的医疗保健。2000年,联合国秘书长Kofi Annan曾发表讲话说:“古巴向世界证明了一个国家如果优先关注公民权利包括健康、教育和文化,他们可以做到很多” (19,20) 。

 

2010年古巴每1000居民中有6.7 位医生,与此相比美国医生的数字为2.4位医生。古巴人均预期寿命为区域最高的地区之一,古巴公民平均活至78.05岁。在2012年,古巴的婴儿死亡率为每1000个活产婴儿中4.83位死亡,而在美国为6.0位。计算机化古巴的数据传输网络和健康网站 (INFOMED) 允许访问全国卫生系统的所有单位,从而保持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提高信息交流,也有利于研究的开展。科研方面的例子包括在20世纪80年代古巴科学家研 制出针对一种细菌性脑膜炎B的疫苗,从而在古巴消灭了这种严重的疾病。目前这种疫苗用于整个美洲 (21) 。古巴分子免疫学中心开发了表皮生长因子受体抑制剂nimotuzumab,一种用于治疗癌症的单克隆抗体(22)。2007年古巴IPV研究协作小组报道了在热带地区儿童接种脊髓灰质炎灭活疫苗的有效性 (23)。这是很重要的发现,因为此前小儿麻痹症高发国家一直在使用脊髓灰质炎活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 (Margaret Chan) 最近在2014年7月访问古巴期间, 对于该国在卫生领域取得的成就印象非常深刻,并称赞古巴的医疗制度 “把人民的健康作为发展的重要支柱”(24)。通过称赞古巴的医疗制度,世界卫生组织强调即使是资源有限的第三世界国家也有可能实现一个高效的医疗体系,为各阶层的人民提供社会保障。

古巴还通过其拉丁美洲医学院(Latin American School of Medicine) 为其他国家培训年轻医生,并为其他国家提供了大量的医疗援助。不像有些外援节目假设以后会有一些政治利益的回报,其中古巴援助大部分国家 ,例如埃塞俄比亚,冈比亚,海地等,并没有什么可以互相提供的回报 (15) 。

中国的人均GDP稍稍领先于古巴 (25)。除盲目崇拜美国的体制外,我们完全可以从古巴的医疗体制获得一些启发。古巴医生的收入不是很高,但他们得到尊重。在中国医生也被称为“白衣天使”。在政府的帮助下,医生应当努力保持“白衣天使”这一崇高的称号。

参考文献:

 

原文发表于:

Wang YX. On the training of young doctors in China

Quant Imaging Med Surg 2015;5(1):182-185

http://dx.doi.org/10.3978/j.issn.2223-4292.2014.12.01

doi: 10.3978/j.issn.2223-4292.2014.12.01

笔者| 王毅翔 (Yì-Xiáng J. Wáng) AME出版社 Quantitative Imaging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www.amepc.org/qims) 杂志主编,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副教授,AME向东向西专栏作者。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文由AME科研时间(微信号:amegroups)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关注AME科研时间公众号,回复关键词【向东向西】可查看往期专栏内容。

点击链接查看王教授旧文《中国临床医生该不该搞科研?》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875

DOI:10.3978/kysj.2014.1.513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