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循证杂谈008|系统评价的idea从哪里来?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周支瑞
关键词:

一、引子

循证杂谈前期已经推送了七篇文章,今天是第八篇,“八”在传统文化中是个吉利的数字,所以今天必须送点干货给科研时间的读者!今天的主题是系统评价的idea从哪里来?或者说系统评价该如何选题?

庸俗点说,辛辛苦苦写了一篇系统评价,最终是要发表的,如果不能发表那么我们劳动的价值该如何体现呢?如果有些人只是享受这个写作的过程,无需去发表它,我只能说土豪的世界我不懂。俗话说:“做得好不如写得好,写得好不如能发表”,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庸俗。系统评价作为一种文献研究的方法,广义上说也是一种科学研究活动。既然系统评价是一种科学研究活动,最终又需要把这个研究发表,那么研究的创新性与临床应用价值就应该处于重要位置。关于选题的重要性其实不用多讲,一个好的idea就等于成功了一半,idea的创新型及临床应用价值最终决定了文章能否发表以及发表到何种影响力的期刊上,而其他技术上的问题处于相对次要的位置。

二、系统评价idea的来源

笔者写过一些系统评价,也读过一些系统评价,对于系统评价的选题有一点点体会,概括起来如下:

1)好的idea来自于广泛的文献阅读

无论是基础研究还是临床研究工作者,文献阅读都是科研活动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有科研大牛曾经说过一个科研工作者一半的时间应该用于文献阅读和回顾,所有的创新都不是凭空想象出来的,或多或少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产生的,可见文献回顾是多么重要。对于制作一篇系统评价来说,这里的文献阅读应该是对于本专业内相关临床研究文献的广泛阅读。文献读得多则思维开阔,对于目前有争议的临床问题会比较了解,对于同行正在做的事情自然也会有所了解,如此知己知彼,则选择合适的题目就会游刃有余。此外占有的文献越多,则写起文章来也会得心应手,尤其是在discussion部分,文献读的多,写起文章来侃侃而谈,一气呵成,或许还能拨云见日,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写诗也会吟”也是这个道理。文献读的少,写起文章来磕磕巴巴,提笔忘字,东拼西凑,甚是讨厌。对于某个领域的话题,如果相关文章读的多,写起文章来就会很顺手,否则真是煎熬,这些都是笔者的真实体会。

2)好的idea来自拥有判断力和深入思考的临床实践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很多好的科研思路来自于临床实践。临床上我们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同时各种级别的循证医学证据也最终要在临床实践中进行检验。实际情况是,虽然全国有几百万的临床医生整日忙碌于临床各种各样的琐事,处理各种各样的患者,解决各种各样的健康问题,但是最终发现并提出科学问题尔后整理为科研思路的却寥寥无几!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笔者认为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很多临床医生已经成长为一种熟练的临床“工人”,很多临床工作是凭借既往医学知识的惯性在做,而没有及时的更新知识,也没有认真的思考所面对的临床问题,绝大部分医生就这样变成了一个缺乏质疑与思考精神的临床“工人”。在这种情况下,发现一个有价值的临床问题就显得弥足珍贵,正如爱因斯坦所说:“发现一个问题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所以在日常临床工作中善于总结,遇到问题善于查阅资料,如此长时间的积累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丰厚的科研回报。

以上总结的两种方法是最科学的方法,也是最有“后劲”的两种方法,文献回顾和临床实践是医学科研的智力源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如果读者只是一个年轻的医学生,文献读的也不多,临床经验也不足,但又有发表文章的刚性需求,那么不妨尝试以下所罗列的获得idea的办法,但不得不说下述的这些方法多少存在一些“投机”的嫌疑在里面,偶尔尝试使用,但切不可当做“饭碗”。

3)关注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ongoing)

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至少可以给我们两个提示:1.这个临床问题很重要,所以很多人关注;2.这个临床问题可能并未有系统评价发表,或者已经有系统评价发表,待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完成后,或许可以考虑进一步对以往系统评价进行更新。可以考虑从国际、国内的学术会议上获知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的最新动态;也可以考虑在ClinicalTrials.gov、世界卫生组织临床试验注册平台(WHO ICTRP)、英国国际标准随机对照试验注册库(ISRCTN)、澳大利亚-新西兰临床试验注册中心(ACTR)等临床试验注册网站获得相关临床试验的最新动态;也可以以从一些学会的官方网站获得一些注册试验的最新动态,比如The Radiation Therapy Oncology Group (RTOG)会在其网站公布其组织的临床试验的方案以及进展等(笔者为肿瘤放射治疗专业,所以举的例子多数与肿瘤学及放疗相关)。

4)关注指南上有争议的的证据(2B)

多数临床指南会对证据级别进行分类,比如有关肿瘤治疗的NCCN指南对证据级别进行如下分类:

• 1类证据:高级别证据,NCCN一致结论

• 2A类证据:较低级别证据,NCCN达成一致结论

• 2B类证据:较低级别证据,NCCN有结论(但有分歧意见)

• 3类证据:有临床证据(低级别的临床研究证据),NCCN讨论有较大分歧

从以上证据分类系统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1.对于2B与3类证据进行系统评价是合适的,至少基于现有证据专家们存在分歧或者分歧较大,专家们也莫衷一是,这样的临床问题系统评价就很有意义,临床应用价值也较大,临床医生也很乐意看到这样的文章。2.对于1类证据则没有必要再进行系统评价,因为1类证据都是一些确定的证据,临床应用广泛,疗效确切,这样的问题探讨起来似乎没有太大的临床意义。但是不排除例外情况,笔者仅仅是从一般化的原则去探讨这个问题。3.对于2A类证据,是否有必要再进行系统评价,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假设关乎这个临床问题有新的随机对照试验报告结果,这个结果完全有可能把这个结果从2A类证据变为1类证据,那么这种情况下做个系统评价,对这个结果进行一个“了断”也是对临床实践的一大贡献。当然也有可能新的研究把2A类证据变为2B类证据。

我们在使用NCCN指南的时候,指南的最后的讨论部分往往能给我们提供很多有价值的信息,讨论部分也会对于目前有争议的问题给出详尽讨论,很有启发意义,读者不妨一试。

5)不要错过本学科最有影响力的学术会议

曾经听过一个讲座,讲者来自于香港中文大学,曾在新英格兰杂志,柳叶刀杂志等临床医学牛刊上都发过文章,期间他分享了一个获得科研灵感的体会:只要有时间就去听学术报告,各种学术报告,不局限于自己的专业领域。在这种学术思维碰撞过程中可能会产生不错的idea。当然我的理解是他之所以能在各种学术报告中产生灵感,得益于他对本专业相关文献的把握以及丰富的临床经验。这也提示我们,应该抓住学术会议的机会,认真学习,看看同行在做什么科研工作。一些规格较高的学术会议,探讨的多半是还没有明确答案的临床问题,我想很少有讲者会把已经有明确答案的临床问题拿出来再大张旗鼓的讨论。笔者是放射肿瘤专业,每年放射肿瘤学的国际或者国内的会议,焦点多在目前未有定论的临床问题,无论是参会还是看会议摘要都会给笔者带来一些启发。

6)在考克蓝协作网相关专业组挖掘可行的idea

如果读者朋友们了解系统评价的前世今生,对于考克蓝style的系统评价应该不会陌生。目前发表的系统评价可以大致分为考克蓝style以及非考克蓝style的系统评价。对于考克蓝style的系统评价因其严格的方法学要求,以及特殊的在线注册-发表-更新的出版模式,因而有其一定的特殊性。理论上上述五条寻找idea的方法都适合考克蓝style的系统评价,但是还有一些特殊的方法可以帮助我们获得考克蓝style的系统评价的题目。

(1)考克蓝写作网有些已经注册题目,由于种种原因,申请的团队并未完成,对应在考克蓝图书馆里显示为“withdraw”。此时如果读者感兴趣,可以给相应的专业组主编发邮件,申请继续完成这个系统评价。此处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再次申请withdraw的题目需要事先评估其可行性,如果无可行性,那么再次申请还是无法完成,也是徒劳的。在有可行性德前提下进行再次申请,未尝不是一条可行的路。

(2)按照考克蓝协作网的要求,一篇系统评价应该及时进行更新,这个时间间隔一般为两年,但不同的专业组要求可能不同,具体情况可能也不同。假设有一个系统评价在2年以前发表,在发表以后的2年时间里有了新的重要的原始研究报告了结果,那么这样的系统评价就很有更新的必要,因为纳入新的研究之后可能进一步确证原来的结论或者逆转原来的结论。这时候如果原系统评价的制作团队未有及时更新,读者如果感兴趣可以发邮件询问相关专业组的主编,咨询能否由你的团队完成更新,当然更新后的文章属于你的团队的研究成果。

(3)还有一种情况,考克蓝style的系统评价一般首先发表研究方案,研究方案发表之后在一定的时间内应该完成全文,直至最后发表,这个时间可长可短,不同的专业组要求不同。假设我们看到一个系统评价的研究方案已经发表2年余,但是一直没有见到全文发表,这个时候如果读者很感兴趣,也可以发邮件给相应专业组的主编询问具体情况,如果是因为原注册团队能力不够,无法完成,那么也可以申请由你的团队来继续完成。

三、选题的注意事项

(1)系统评价/meta分析的作者应该着眼于临床实践中的问题,不能单纯为了SCI而Meta,至少在为了SCI的同时能解决现实的临床问题,正所谓“主观为己,客观为人”。

(2)所以笔者始终认为系统评价/meta分析一定是作者自己的专业领域范围内的,不要横跨内外妇儿口腔放射检验等等所有医学领域,切记一句俗话:“贪多嚼不烂”!试想一下,一个从来没有进过手术室的临床医生怎么会知道外科医生在手术台上想什么?

(3)他人已经注册的题目最好不要再重复劳动,如果确实想做,也应该在其他注册平台先注册,获得许可之后再进行系统评价工作,否则确有模仿他人的嫌疑。

(4)近期内已经有相同或相似主题的文章发表,就不要再重复劳动了。这个时间范围应该是1年左右,具体来说,如果1年前有人发表过类似系统评价,而又没有新的原始研究出现,就没有必要进行系统评价,因为结论不会发生任何变化,当然事情不是绝对的,如果你发现原系统评价存在严重错误,再做也未尝不可。所以对于那些近期已经发表的,是否需要继续再做,取决于你的结论是否与以前有不同,如果结论基本类似,那么再继续做就是重复劳动,发表的概率很低。

(5)同期进行的系统评价,别的团队的可能率先发表了,那么你的系统评价同样还有发表的可能,同样一个问题同时间段有很多人关注,说明这个问题很重要。理论上说不影响再发表,能发表到何种杂志取决于系统评价文章的质量。

四、结语

以上是笔者的一些浅见,纯属个人体会,未必全面和准确无误,但或许对大家有所启发和帮助。

笔者| 周支瑞,复旦大学肿瘤医院放疗科在读博士。AME学术沙龙委员,喜读书,广交友。业余时间担任丁香园循证医学讨论版版主,自学临床流行病学与循证医学五年余。主要研究方向:恶性肿瘤放射治疗与放射生物学研究、循证医学与Meta分析方法学研究。目前以第一作者及共同作者发表SCI论文十余篇,参编学术著作两部。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本文由科研时间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

点击链接查看:AME循证杂谈007| 随机对照试验的批判性阅读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715

DOI:10.3978/kysj.2014.1.44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