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国际病例009|Traficante D:肝细胞癌皮肤转移

Published at:

李战战
关键词:

Author|Divina Traficante , Pasquale Assalone , Federica Tomei , Franco Calista ,Liberato Di Lullo

Medical Oncology, “F. Veneziale” Hospital, Isernia, Italy.

Author|Jessica Falleti

Anatomic Phatology Unit, “F. Veneziale” Hospital, Isernia, Department of Biomorphological Science, Anatomic Pathology Section, Federico II University, Napoli, Italy.

Author| Enrico Caranci

General Surgery, “F. Veneziale” Hospital, Isernia, Italy.

关键词:肝细胞癌 皮肤转移 肌肉转移 散播

摘要

前言:肝细胞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CC)是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实体肿瘤之一。HCC皮肤和肌肉转移是比较罕见的,但有时也能通过血源性播散,例如为诊断或治疗进行的外科手术就极易发生血源性播散。病例简介:患者男,47岁,白人,1999年1月经病理组织活检确诊为中分化型HCC,随后便实施了外科切除手术;2010年2月,该病人发生HCC皮肤和右侧腹直肌转移,随后实施了右侧腹直肌肿瘤全切术。2011年3月对肌肉部位出现局限性复发病灶进行切除,当年11月开始使用索拉菲尼进行治疗。结论:对接受外科手术诊断或治疗的HCC患者(尤其是肿瘤快速进展期的患者),应注意长期随访并密切关注腹壁转移的可能性。

前言

肝细胞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HCC)是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实体肿瘤之一。针对不同的确诊时期、分化程度和治疗效果,病人的预后会有很大的不同,经手术治疗后,有50%的患者会发生肝内复发。HCC发生肝外转移并不常见,通常转移到肺、肾旁和骨骼部位,HCC也能通过血源途径或手术过程发生罕见的皮肤和肌肉转移。

病例介绍

患者男,47岁,白人,1999年1月行腹部超声检查时发现有严重的脂肪肝,并在肝II-IV段有一4cm﹡5cm的等回声实体区域。该患者身体无其他病症,肥胖,既往吸烟,无饮酒史。肝功能各项指标和α-甲胎蛋白都在正常范围内,肝病毒检查均呈阴性,CT检查发现肝脏上述病变,未见远处转移。腹腔造影发现肠系膜上动脉和肝动脉有5.6cm的肝占位性病变,血供丰富,肝组织活检确诊HCC中度分化型,当年2月实施肝Ⅲ段切除术。

2010年2月,病人前腹壁手术部位,发现一直径4cm,质硬,可明显触及的结节,病人无疼痛症状。肿瘤标志物(α-甲胎蛋白,CEA和CA19.9)和肝病毒检查无异常,转氨酶(AST:50IU,ALT:56IU)和转肽酶(161IU)轻度升高。CT检查发现近右侧腹直肌一质地不均,供血丰富的组织并浸润到皮下脂肪组织(图1),随后实施了右侧腹直肌肿瘤全切除并行组织活检。

组织学检查

查体:肉眼可见皮肤表面9.5cm*2cm,位于脂肪纤维和肌肉组织下,脂肪组织中层皮下1.5cm处一棕褐色结节(5cm*4cm*4cm),边缘模糊。病理学检查显示中分化HCC皮肤转移,假腺样结构并伴有淋巴血管、肌肉组织浸润以及胆色素样出现。肝细胞阳性,α-甲胎蛋白、CEA、EMA、CK7、CK19、NSE、嗜铬粒蛋白、突触小泡蛋白和HMB-45均阴性,皮肤和切除边缘阴性。

2011年3月,在上腹部手术部位出现两个明显触及的结节,质硬,固定,病人无疼痛症状。转氨酶(AST 78 IU, ALT 64 IU)、GGT (432 IU)和碱性磷酸酶均有不同程度的升高,α-甲胎蛋白正常;CT发现近肝脏的肌壁上有两个实质性转移结节(1.5cm 和 2.7cm*1.cm*2.8cm),局限于原发灶,5月再次实施腹壁转移瘤切除。病理组织检查显示中分化HCC皮下转移。形态和以前相似(图2);11月病人出现肝内复发病灶,开始接受索拉菲尼治疗,随后病情稳定,2013年2月CT发现肝内病情进一步进展。

讨论

该病例有三个特别的地方:1)皮肤和肌肉转移灶很可能是有肿瘤细胞播种引起的。以往有报道发现HCC皮肤和肌肉转移是有局部的诊断和治疗过程引起的。不同诊断和治疗方式引起肿瘤血源性播种的风险不同,肝组织活检引起肿瘤播种的风险是2.29%,行PEI和组织活检的是1.4%;而行射频消融没有活检的是0.61%,有射频消融且行活检的是0.95%;另有报道肝组织活检伴射频消融会增加肿瘤播种的风险(P=0.004)。研究发现膜下病变、低分化型、α-甲胎蛋白升高和肿瘤直径大于5cm是肿瘤细胞播种的危险因素,目前这个病例中除了肿瘤直径外其他因素均未出现,该病人进行了肝组织活检后便实施了肿瘤切除手术,因此不能明确肿瘤细胞播种的原因。2)文献报道术后和第一次复发的时间比较短,一个包括1314例病人的研究发现行射频消融后无论是否伴有肝组织活检复发的平均时间是37个月。3)对皮肤转移实施根治性切除术一年后,肿瘤细胞播种也引起了肌肉部位的转移(有可能手术中或诊断过程中引起)。

结论

HCC经肝组织活检后更容易扩散到腹壁软组织。对接受外科手术诊断或治疗的HCC患者(尤其是肿瘤快速进展期的患者),应注意长期随访并密切关注腹壁转移的可能性。

致谢

声明:作者宣称没有利益冲突。

cite this article as: Traficante D, Assalone P, Tomei F, Calista F, Falleti J, Caranci E, Di Lullo L. A case report of HCC cutaneous metastasis. J Gastrointest Oncol 2014;5(4):E65-E67. doi: 10.3978/j.issn.2078-6891.2014.021

相关图文资料:

图1 腹部电脑断层扫描(CT)显示固体不均匀和血供组织(直径3.5厘米× 4.3厘米× 5.4厘米)附近的右侧直肌腹部肌肉延伸到皮下脂肪组织。

图2 Histology showed, closest to abdominal wall muscles, a solid neoplasm with a cordonal and pseudoglandular pattern composed by large eosinophilic cells with moderate nuclear pleomorphism. Focal biliar pigment can be seen. Cells showed clear cytoplasmatic positivity for hepatocyte.

完整图文版病例可登录科研时间网站查看,还未注册的粉丝可发送“申请会员+姓名+单位+邮箱+联系方式”给小编,现在注册成功可领取积分阅读病例。

编译| 李战战,中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在读博士,以第一作者发表SCI论文7篇,CSCD3篇,主持校级2项,省级课题1项,参与国家级课题5项。AME学术沙龙会员,现为《临床与病理杂志》青年编委与审稿人,Renal Failure(IF=0.775),Plos one(IF=3.534)和 World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IF=2.433) 杂志审稿人。

点击 链接 进入科研时间网站可观看完整图文版病例。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469

Doi:10.3978/kysj.2014.1.445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