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向东向西|关于Web of Science 杂志影响因子的一些学术机构政策及一些个人的意见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王毅翔

摘要

大家知道发表文章的杂志的影响因子不是评估研究人员科学产出的理想方法。本报告调查了来自香港特区,印度,韩国,台湾,俄罗斯,德国,日本,土耳其,比利时,法国,意大利,荷兰,马来西亚和美国的16位科研人员。就以下六个问题进行了咨询:(1)杂志影响因子和ISI引用文是你的机构和国家对于学术产出的主要评估工具吗?( 2)你所在机构和国家如何看待谷歌引用次数?( 3)如果论文发表在非SCI期刊,但它包含在 PubMed 和谷歌学术,你们机构如何评估其价值? ( 4)你如何比较在SCI刊物上与没有影响因子杂志发表你的工作? ( 5)关于科学产出的量化指标评价,你的个人看法如何? ( 6)总体而言,你认为杂志影响因子是有益的,还是弊端更大?本文原文发表于Wáng YX, Arora R, Choi Y, Chung HW, Egorov VI, Frahm J, Kudo H, Kuyumcu S, Laurent S, Loffroy R, Maurea S, Morcos SK, Ni Y, Oei EH, Sabarudin A, Yu X. Implications of Web of Science journal impact factor for scientific output evaluation in 16 institutions and investigators' opinion. Quant Imaging Med Surg. 2014 Dec;4(6):453-61. 中文版为英文版的部分选择性翻译。


Web of Science (Web of Knowledge)是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 公司的科学引文索引服务,提供引文检索。它可以访问引用跨学科研究的多个数据库,并允许进行深入探索专业化的子学科 。Eugene Garfield推出了科学引文索引( SCI )的概念 (1)  。近年来网络以及电子信息化使得SCI 的概念更加推广。汤森路透计算的杂志影响因子(journal Impact Factor  IF )最初创建时作为一种工具来帮助图书馆识别期刊购买,而并不是评价一篇文章的科学价值的方法。科学计量学和文献计量学有其局限性。近年来有批评指出影响因子计算过程的某些不足之处,如期刊影响因子由学科而定,很容易被编辑操纵,这使得整个影响因子计算过程不透明(2-4) 。 2012年的旧金山科研评估宣言建议基于杂志的文献计量指标不应该作为单独的研究文章的质量评估指标来评估科研人员的个人贡献,也不应用来决定招聘、晋升或资助( 4 ) 。

本报告的目的是调查2012年的旧金山科研评估宣言在不同的机构实施情况。邀请了来自香港特区,印度,韩国,台湾,俄罗斯,德国,日本,土耳其,比利时,法国,意大利,英国,荷兰,马来西亚和美国的16位学者, 就以下六个问题进行了询问:(1)杂志影响因子和ISI引用文网站在你的机构和国家是否为主要学术产出评估工具?(缩写为Q1) 。 ( 2)在你的机构和国家如何看待谷歌引用次数?(缩写为Q2 )。( 3)如果论文发表在非SCI期刊,但它包含在 PubMed 和谷歌学术中,你们机构如何评估其价值?(缩写为Q3 ) 。( 4)你如何比较在SCI刊物上与没有影响因子杂志发表你的工作?(缩写为Q4 ) 。( 5)关于科学产出的量化指标评价,你的个人看法如何?  (缩写为Q 5) 。( 6)。总体而言你认为杂志影响因子是有益的,还是实际上弊端更大? (缩写为Q6 ). 本文原文发表于Wáng YX, Arora R, Choi Y, Chung HW, Egorov VI, Frahm J, Kudo H, Kuyumcu S, Laurent S, Loffroy R, Maurea S, Morcos SK, Ni Y, Oei EH, Sabarudin A, Yu X. Implications of Web of Science journal impact factor for scientific output evaluation in 16 institutions and investigators' opinion. Quant Imaging Med Surg. 2014 Dec;4(6):453-61. 中文版为英文版的部分选择性翻译。

 

1. Yì-Xiáng Wáng, Department of Imaging and Interventional Radiology, Faculty of Medicin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Hong Kong SAR

Q4 :因为我自己工作已经稳定,我反正每年都发表几篇SCI论文。因此我不介意我的一些文章,甚至是好论文发表在非SCI的期刊,只要它们能被搜索到。

Q5 :整体来看,在香港目前的做法很可能不是一件好事。有时似乎是我们发表的文章本身不重要,而是发表在哪里更重要。这对青年教师是很大压力。一些研究人员不可避免地被吸引到热门和有高影响因子期刊发表的领域,造成一些院系也投资于这些领域,虽然这些领域并非其传统强项所在。另一方面,重要的研究领域如工程和数学的期刊影响因子较低。综述文章也往往被不公平的大量引用。对于每篇论文的评价,我认为谷歌引用是一个更好的工具,因为如果我的作品被引用在非主流杂志(例如在非英语杂志) 或在当地发行的书中,这些引用也是有价值的。

Q6 :有优点和缺点,但到现在为止可能带来的弊端超过益处。大家从事影响因子高和引用热门的领域,而不是很好利用自己的强项。这是一个危险的趋势,并导致很低质量的产出。开发学科间可以比较的换算系数会有价值的。

 

2. Dr Richa Arora, Department of Radiology and Imageology, Nizam's Institute of Medical Sciences, Hyderabad, India

Q5 :我相信科学产出或贡献的评估不能仅仅根据引用的次数或期刊的影响因子,因为它有一些缺陷。综述文章被用作一个替代早期原创研究文献的替代物,得到较多引用。另外可以免费下载的文章一般得到更多的引用。

 

3. Yongdoo Choi, Molecular Imaging and Therapy Branch, National Cancer Center, Goyang-si, Gyeonggi-do, Korea.

Q5 :应该是发表论文的引用更重要,不管它是来自ISI或谷歌学术。

Q6 :似乎这些年大多数科学家只关心发表于有影响因子的期刊的论文数量 ,而不是发展自己独特的研究领域。有特殊方向的文章,如果不是被多数人关注的领域,就可能不会发表在高影响因子杂志。这些情况对于科学家而言是一种灾难。

 

4. Hsiao-Wen Chung, Department of Electrical Engineering,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Taipei, Taiwan

Q6 :我不得不说,影响因子所带来的益处和弊端都是巨大的。

 

5. Dr. Vyacheslav I Egorov, Head of the Department of Surgical Oncology, Moscow City Hospital No. 5, Sechenov First Moscow State Medical University, Stromynka Street 7, Moscow 107076, Russia.

Q2 :至少到目前为止未使用谷歌引用。一些无法访问Web of Science和/或SCOPUS的研究人员用它来评价出版物。

Q5 :我觉得它确实有效,但它当然不能用作评价个人科研质量的唯一标准。

Q6 :当然有益。因为它建立了科研团体和管理机构如何评价一个研究者的明确标准,并且该标准可以让任何人审核。现在 “荣誉”个人没有发表有价值的论文,则不可能将自己定位为荣誉科学家。

 

6. Dr Jens Frahm, Biomedizinische NMR Forschungs GmbH am Max-Planck-Institut für biophysikalische Chemie, Göttingen, Germany.

Web of Science当然是知道并使用的,但我个人必须承认谷歌学术搜索服务更容易,更快,更全面地找到我所有文章。

 

7. Dr Hiroyuki Kudo, Division of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Faculty of Engineering, Information and Systems, University of Tsukuba, Tsukuba, Japan;

Q1 :在日本仍难以通过使用ISI 甚至谷歌学术搜索以评估研究员的个人成果。其原因是它们不包括日本国内的日语论文。当然这种情况正逐渐改变,并向国际化的方向发展。我想我们应该有含日本国内学术产出的数据。

Q3 :同上关于ISI所述意见。但是这种情况正逐步改变,PubMed和谷歌学术收录的文章在评价体系中被给予更高权重。

Q4 :我相信,每篇论文的质量应由本身内容而不是刊登杂志进行评估。所以我个人不一定会对于发表在顶级期刊如 IEEE Trans Med Imaging 上的论文给予更多信心。

Q5 :质量和工作本身的价值(不是论文数量,不是发表在顶级期刊的论文数量) 。

Q6 :我不认为ISI引用和顶尖期刊上的论文数量必然体现每个研究员自身领域的真正贡献。所以有时用这些指标来评估每个研究人员是非常危险的。

 

8. Mr Suleyman Kuyumcu, Department of Medical Biology, Faculty of Medicine, Sifa University, Turkey

在土耳其有一个管理所有大学的一个政府中心。无论是政府或基金会的大学都应遵循该中心的学术规则。很少有机构可以按照自己的规则行事。该中心被称为YOK (高等教育委员会)。

Q1 : YOK :答案不明确。土耳其有一个国家评估工具将期刊分为A 、B、和C区。期刊分区时不考虑 影响因子。

Q2: YOK :谷歌引用不计。只考虑Web of Science引用。

Q3 : YOK : 影响因子从来不是评估工具。但如果文章发表在被索引 (尤其是SCI/SSCI) 的国际期刊论文,会被认为比没有索引的期刊论文更有意义。

Q4 :一些土耳其研究人员认为应该支持土耳其的期刊。一些学术评估要求作者必须有发表在土耳其杂志上的论文。

Q5 :低质量论文可以发表在高影响因子的期刊。而高质量论文可能以发表在低影响因子的期刊。

 

9. Dr Sophie  Laurent, Department of General, Organic and Biomedical Chemistry, Université de Mons, Mons, Belgium.

Q1 :我所在机构使用Elsevier的SCOPUS。比利时其他大学可以浏览Web of Sciences,但订阅非常昂贵。

Q2 :简历中可以用谷歌或SCOPUS的结果 。

Q3 :几年前的影响因子被认为非常重要,我们必须在简历中每篇文章注明 ,现在不再要求了。

 

10. Dr Romaric Loffroy, Department of Vascular, Oncologic and Interventional Radiology, Le2i UMR CNRS 6306, Bocage Teaching Hospital, University of Dijon School of Medicine, Dijon Cedex, France

所有的大学都由一个国立大学委员会(National Council of Universities NCU )中心管辖。NCU涵盖每个专业。所有高校必须严格遵守该中心规定。

Q1 :在法国学术绩效的评估工具主要是对科学期刊的3种分类: A(高级别) , B(中等级别)和C(低级别)。影响因子与评估无直接相关,但A类排名期刊通常具有较高的影响因子 ,反之亦然,当然这也这取决于专业。一些低影响因子刊物也可能被认为是该领域的权威杂志。

Q5 :不同专业之间影响因子没有可比性。其次引用也可能根据文章的类型而不同。发表期刊的高影响因子并不总是高质量文章的保证,反之亦然。

Q6 :评价研究人员学术成果的完美方法不存在。任何指标都会有局限性,不过 Web of Science可能是“最不糟糕的” ,但它不应该被单独使用为学术评价标准。

 

11. Dr Simone Maurea, Dipartimento di Scienze Biomediche Avanzate, Università degli Studi di Napoli Federico II (UNINA), Istituto di Biostrutture e Bioimmagini-Consiglio Nazionale delle Ricerche (IBB-CNR); Fondazione SDN (IRCCS), Napoli, Italy

Q2 :谷歌引用是与ISI Web相比较的另外一个参照性数据库。

Q4 :不是绝对的,但最好发表有影响因子期刊上。

Q5 :不与我的意见真正一致。

Q6 :Web of Science杂志的影响因子是一种近似的定量方法。例如,与一个作者在研究组中的主要或次要角色并不是绝对相关。

 

13. Dr Yicheng Ni, Theragnostic Laboratory, Department of Imaging and Pathology, and Radiology Section, University Hospital, Campus Gasthuisberg, KU Leuven, Belgium.

Q2 :谷歌学术搜索不算正式,但个人为求方便仍在使用。

Q5 :科研产出的定量评估需将其他重要因素也考虑在内才会有意义,尤其是投入。例如投入与产出是否成正比。

 

14. Dr. Edwin Oei, Department of Radiology, Erasmus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Rotterdam, Rotterdam, The Netherlands

Q3 :根据我所在机构的论文评价体系,有影响因子的期刊要在该学科领域排名前10-25百分位才有意义, 否则与没有影响因子的期刊没有差别。科系可以凭借顶级影响因子期刊上的发文而从大学得到一些资助 。对于基金申请,任何高影响因子的文章都有意义 ,因为申请者会被要求提供在相关领域所发论文的平均影响因子。

Q5 :身处放射学领域,我发现的一个具体问题是影响因子不能跨学科比较。我们传统的放射期刊的影响因子通常低于我们临床同事的杂志的影响因子。因此如果我们申请一个跨学科的拨款,如荷兰科学研究组织( NWO ),需要计算我们于放射学科所发论文的平均影响因子,我们得分很容易低于临床学科。当我们作为放射科医生选择在临床(非放射性)杂志发表文章,这可以增加影响因子,但在自身领域的知名度/曝光率就降低,而后者可能更为重要。而且这些文章不是总能计算在内,因为它们“不在我们自身学科范围内”。

 

15. Dr Akmal Sabarudin, School of Diagnostic and Applied Health Sciences, Faculty of Health Sciences, Universiti Kebangsaan Malaysia, Kuala Lumpur, Malaysia

Q2 :我们通常运用SciVal ( www.experts.scival.com )来衡量发表文章和研究工作的重要性。

Q3 :…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影响因子的杂志发表的文章就无质量。有时我们会发现优秀研究发表在没有影响因子的杂志上。再次是取决于读者如何评判文章。

 

16. Dr Xin Yu, Department of Biomedical Engineering,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Cleveland, USA.

Q1 :也许吧,不清楚。

Q2 :谷歌学术搜索已被越来越多地使用。我们不需要将其列入年度考核。但有些人找工作时将其列入简历。

Q4 :文章发表在有影响因子的杂志更好。

Q5 :影响因子可能会产生误导,因其可能依赖于研究领域。有些研究领域时髦,吸引了不少研究者。某种矫正系数可能会纠正这一点。

Q6 :没有利也没有害。

 

注 1:原文英文发表后,本文作者与Dr Gavin P Winston, Department of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Epilepsy, Institute of Neurology,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Queen Square, London, UK讨论了英国学术界的情况。Dr Winston 指出, 英国前些年对于杂志影响因子比较重视,但现在更看重文章的社会效益.  Scopus 的应用近年来也更加广泛。

 

致谢: 本中文版作者感谢英文版所有作者及 Dr Gavin P Winston, UCL, UK.

 

Reference:

1. Garfield, E.  Citation Indexing: Its Theory and Application i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Humanities, John Wiley & Sons, Inc. NY, 1979. 
2. Vanclay JK. Impact Factor: Outdated artefact or stepping-stone to journal

certification. Scientometric 2012; 92, 211–238.

3. The PLoS Medicine Editors. The impact factor game. PLoS Med 2006; 3: e291

doi:10.1371/journal.pmed.0030291.

4. San Francisco Declaration on Research Assessment: Putting science into the assessment of research, December 16, 2012

http://www.ascb.org/dora-old/files/SFDeclarationFINAL.pdf

5. Balaban AT. Positive and negative aspects of citation indices and journal impact factors. Scientometrics 2012; 92:241-247

6. Buela-Casal G, Zych I. What do the scientists think about the impact factor? Scientometrics 2012; 92: 281-292

7. Brembs B, Button K, Munafò M.Deep impact: unintended consequences of journal rank. Front. Hum. Neurosci. 2013; 7:291. doi:10.3389/fnhum.2013.00291

8. van Raan AFJ. Properties of journal impact in relation to bibliometric research group performance indicators. Scientometrics 2012 92;457-469,

 

阅读原文链接:http://www.amepc.org/qims/article/view/5131/6027

笔者| Yì-Xiáng J. Wáng,Richa Arora, Yongdoo Choi, Hsiao-Wen Chung, Vyacheslav I. Egorov, Jens Frahm,Hiroyuki Kudo, Suleyman Kuyumcu, Sophie Laurent, Romaric Loffroy, SimoneMaurea, Sameh K. Morcos, Yicheng Ni, Edwin H.G. Oei14, Akmal Sabarudin, Xin Yu.

 

译者| 方芳,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麻醉科。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