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编辑部的故事| 跨文化交流的世界通用语言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季灵艳 1
1 AME出版社副社长
关键词:

【编者按】作者横穿了北美、欧洲和澳洲等15个城市,却第一次真正的对跨文化交流有了深刻的思考。几个简单的例子,生动地让我们看到不同文化交流中存在的差异。在文章的最后,作者道出了什么才是跨文化交流的世界通用语言。或许在国际交流日渐普遍的今天,这篇文章值得你看一看。

昨天的文章《编辑部的故事| 一趟发现自我的难忘旅程》意外的收到7000多次阅读和500多次转发,并带来了100多位科研时间的新粉丝,这鼓励文笔拙劣的我,再次提笔。我估计这种感觉很像医生朋友们刚被接受发表了第一篇SCI论文。今天我想写一写在跨文化交流方面的一点感触。

先从最近一次ESTS会议上的“大乌龙”说起。

会议15号当天,我们荣幸的邀请到了大会丹麦当地组委会主席 (Local Organizing Committee) Henrik Jessen Hansen教授以及来自中国大陆唯一的Invited Speaker何建行教授接受科研时间的联合采访。之前的采访都是以我们出版社展位为背景的,但一想Hansen教授代表的是ESTS会议,放在我们对面的ESTS展台做采访应该更好。于是将他们的展架也作为采访背景,对他们也是一种宣传。当时与会者都在会场里听会,展位走道里人非常少,ESTS展台正巧没有工作人员在,我们就自行将ESTS和JTD展架摆到一起,我的同事Super Grace便开始了采访,我负责录视频和拍照。八分钟的采访进行的非常顺利。

图1. 联合采访背景

大概3个多小时后,参展区的管理人员以及ESTS展位的负责人Sue Hesford (她也是ESTS科学委员会总秘书)一起找到我们。其实会前有关大会给我们免费提供展位以及我们去参会都一系列事宜都是联系Sue,这会儿她却脸色阴沉的说我们,“你们为什么要移我的展架,为什么调低我们视频的声音”?,“我的展位是我的地盘,你们怎么可以来随便去改变它”?当时我正在拟采访稿,才发现大事不妙,采访完,居然忘记把他们的展架放回原位,视频的声音也没有调回去。于是我一边这么行动,Grace一边真诚的道歉。然而,这事儿并没有这么结束......

管理人员同时还发现我们展位上多了一张椅子,问我们哪里来的。我们解释是刚刚主席到访,来自中国的医生朋友帮我们从隔壁Cafeteria搬的 (大家中午用餐都在那里,非常大的餐管),结果也没有放回去。于是,她摇着头很无奈的说到,“请把它放回去,你不应该动不是你的东西。”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经常在会议室和展区碰到Sue以及这位管理人员,即便我微笑以待,但她始终不太高兴,没有比较postive的回应。到了大会颁奖晚宴那天,我在洗手间遇到她,还是觉得非常尴尬。但在大会主席最后把她请上台,感谢她辛勤的付出和出色的工作的那一刻,我才非常非常愧疚地意识到,我真的错了。

图2. ESTS大会颁奖晚宴,下一届ESTS大会主席(最左)和ESTS大会秘书长(最右)

我们可能在国内随意惯了,即便偶尔犯个这样的事儿,也很少有人会辞严义正毫不客气的当面指责你。一开始我还有点纳闷想不通。但是,这里是欧洲,每个人的“神圣领土”不可侵犯,哪怕是挪用人家的一张椅子,哪怕是为了宣传他们组织,把他们的展架用来做采访背景。

我想,还好因为Sue,让我们发现了自己是“破坏规则”的惯犯儿。

我们曾在会前联系她,告知我们会全面的报道ESTS会议,能否给我们提供两个媒体胸牌,以便能随意进出所有会场;我们曾在被挡在会议门口时,请求守卫放我们进去,因为5min会议结束后,人太多我们将找不到我们要找的人;我们曾在酒店check in时,因紧急而插队请求帮忙叫车。所有这些在国内可能非常普遍的需求,亦或通过“人情”和大人物就能搞定的简单需求,换到欧洲,主席出面也不能满足这些。面对这些请求,他们一一这样回复我们:你的展位注册中我们提供了一个胸牌,很抱歉,如果你需要第二个,请到注册区购买;很抱歉,会议还没有结束,您只能在外面再等5min;很抱歉,请你排队,我要先服务完这位Customer。

18号,我们就要撤展了,Sue正在收拾打包展位的所有东西。这位来自伦敦的Lady,突然让我由衷地敬佩起来。和我们以前看到的很多非商业组织机构展位的参展人员不同,她笑容可掬接待到访ESTS展位每一位医生,她奔走世界各地,亲自照顾展台,耐心答疑解惑。Grace跟我说,AATS在多伦多时,也是Sue亲自去参展的。

于是我开始翻箱倒柜,被我翻到一盒来自中国的“西湖龙井”,是我们为一些老朋友带去的。我亲自带上龙井,走到Sue的面前,非常诚恳的道歉:"Sue, I firstly congratulate you on the successful meeting and your amazing job. We fully admire your dedication to the meeting and to this booth. Please accept my sincere apology for what we did by moving your stand and turn down the video voice. We just finished a wonderful 1-hour talk with the secretory general and the treasurer of ESTS about potential further cooperation with ESTS and I wish the inconvenience we brought 3 days ago would not crash your impression of us.” 然后,她终于笑了,回答说:“Of course not. Don’t mention about this. You two have done a great job.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the tea and look forward to more cooperations with you.”

我忽然感觉一身轻松。

很多时候,语言的障碍是很难跨越的,甚至无法跨越的,我们不可能学会世界上的千种语言。那什么才是跨文化交流的世界通用语言,我觉得是“真诚”(respect)。

发完这篇文章,我就给Sue写一封信,感谢她的批评,让我和我的团队在今后的跨文化交流中,能更重视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尊重对方的文化。

笔者| 季灵艳,AME杂志社副社长。

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查看作者对大会主席的视频采访http://v.qq.com/page/x/a/4/x0130hyafa4.html

Doi:10.3978/kysj.2014.1.89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