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聚焦| 从他国经验谈中国临床医生应否科研?(IV)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作者 QIMS
关键词:

【编者按】AME聚焦| 从他国经验谈中国临床医生应否科研?连载3期,作为结语篇,一语中的:医生主要工作是治疗和护理病人,科学家的主要工作是发现未知。临床医生研究做最贴近临床问题的研究。

继续第11-14号作者分享:

(11)美国的Dr.A.Cahid.Civelek(关于临床医生是否应该做科研的观点)

科研所涉及的主要因素有:相关国家的背景、规模、科研能力,参加的机构和医生。

研究类型大致分为:(Ⅰ)湿式工作台(临床前,基础科学)研究,(Ⅱ)过渡研究,和(Ⅲ)大多数情况下可观测的临床研究。

基础科学即临床前湿式工作台研究最适合在主要的学术医疗中心实施,因为它们能提供必要的适当的平台,包括物质和经费的保障,以及具有一定的专业技术人员。在美国,学术评定及学术成果的推广方面,大多数主要的学术中心完成这类研究工作通过他们的“两手抓政策”。

无论如何,几乎没有一个专业医疗机构的存在,仅仅靠一手抓,就能把患者管理、科研和教育完美整合,一个例子是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约翰斯.霍普金斯医疗机构。

与以上提到的原因相同,过渡研究同样也更适合在这样的大型学术医疗中心实施。

实际上是,一旦学术机构建立了基础科学这个学科,通过有保障外界的资助,基础研究的费用自己完全可以负担。在美国主要学术中心,近乎所有的基础科研财政上都是自给自足的。除了有可能发生短期的“困难”时期,他们依赖研市里给科研人员的财政拨款。

另一方面,人们期望处在临床一线的临床医生去参与和/或实施以任何形式、级别的临床研究。即便是最简单的观察性的临床研究都有可能提高护理持续性、安全性及医学全面的进步。

在急诊科,这种基于研究的临床观察导致几个临床相关的和基本医学进步的发展和/或建立,以下就列出几个例子:

19世纪60、70年代,在堪萨斯城的布里格姆医院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港口医院,很多的急救科的“留观床”发展成拥有全天待命的急救医生。这些病房后来便是急诊科留观医学及留观病房的起源。2007年,美国36%的急诊科都有留观病房,服务于13%急诊科就诊患者。鲜像这样的病房已经被证明是安全、有效、经济的。

同样的,当今急诊医学发展的模式和急诊胸痛单元的建立一样,都是建立在农村地区医院内科医生简单但是灵活的观察。

我喜欢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语录中的一句话:不留机会,一览无余:结合矛盾观察和允许充足的时间……我相信,艺术伟大的一部分是能够去观察。

研究是医学科学的关键部分,希望医学团体的每一个成员以各种形式参与进来。

(12)中国大陆的Dr.Zhijun Han (关于临床医生是否应该做科研的观点)

现今,医疗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繁重的临床工作导致了研究时间及精力的不足。临床工作和科研两者同时兼顾到是很难的。那么如何选择呢?

实际上,医学实践和研究两者之间是互补关系而非对立的。忙碌、重复性的临床工作使我们能很快的熟悉日常工作,但是在日常临床实践中要是做相同工作时,没有批判性评价我们所做的,我们将会缺乏创新动力和创新思想。一个仅仅承担临床工作的医生只能视为临床医生,而那个能将自己的临床观察转化成研究假设的,并且最终通过研究改善患者病情的应该被称作临床科学家。

尽管医疗改革已进行很多年,研究及写论文可能会伴随我们整个职业生涯。我们应该充分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去“做”而不是去“抱怨”。最迟半年后我们将会有所进步,最终都可能是临床科学家。

Dr.Zhijun Han主要承担了研究项目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江苏省临床科学与技术工程、无锡科学与技术工程研究项目等。他获得了江苏省医学新技术奖。发表文章20余篇,发表的杂志如Anal Biocbem,ClinExp Med and Clin Biocbem。Dr.Han 是中国江苏省南京医科大学附属无锡第二医院内科实验室主任。他主要研究自身免疫疾病的机制,新的循环标志物对于自身免疫疾病的诊断和预后。

(13)中国大陆的Dr.Yong-Ming He(关于临床医生是否应该做科研的观点)

临床医生应该做科研吗?

临床医生是否应该做科研是有争论的。然而,我的观点是明确的,即临床医生应该做科研。科研实际上是大脑活动的其中一种。临床医生参与研究表明他们会思考在日常临床工作中所碰到的病人健康问题,并尽最大的努力去解决问题。医生治疗和护理病人。每一个病人是不同的。个性化的治疗要求更多的医生医治病人不仅参照指南,同样要根据病人的个体情况。那些能进行个体化治疗医生必然是思想家。他们的治疗和护理都经过反复临床实践的,这对于病人和医生本身将都是有益的,并最终促进医疗、医学的发展。临床医生不想成长为一名优秀的医生是不可想象的。科研需要经过思维反复锤炼。缺乏这个过程,谁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医生?

研究工作必然伴随着论文写作,这是我们思维的提炼、浓缩和总结的过程。当你论文发表,你把自己提升到更高的高度:你可以与同事分享科研的故事;在自己学术圈里传播治疗、护理方法和经验;研究的新成果扩充了医学文献数据库,也许可能传递给下一代。

哪些医生应该做科研?

哪些医生应该做科研?这是一个重要的议题。要求每一个临床医生参与到研究工作中是不必要和不现实的。不应该要求基层医院,甚至是市级医院的临床医生做科研,除非他们对科研有兴趣。然而,一些地区的三级医院、大学附属医院的临床医生有责任去实施和参与临床及基础研究。在这些医院的主治及以上的医生应该是医学研究的主体。这些三级医院和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只关注治疗和护理病人是不适当的,因为医学知识的产生、建立和传播依赖于他们。

医生如何做科研?

我们应该记住医生主要工作是治疗和护理病人,科学家的主要工作是发现未知。事实上,我们不能将医生和科学家等同起来表明医生和科学家做研究是不同的。临床医生研究像这样的:做最贴近临床问题的研究。那意味着这个研究应该是解决临床问题的。医生所做的临床或是基础研究对现今的临床问题将会给出可能的解答,甚至转化成诊断方法和治疗疗效。任何基于临床问题的临床研究或基础研究都值得鼓励和提倡。不鼓励和反对任何脱离临床实践的单纯的研究。实际上,单纯的基础研究可以交给科学家去做。

(14)中国大陆的Ms ling-Yan Ji(关于临床医生是否应该做科研的观点)

当讨论“临床医生是否应该做科研”这个问题时,我想这由临床医生他们自己决定会比较好。不管怎样,文章发表不应作为晋升的唯一指标。目前的医疗晋升系统使临床医生从临床工作分心,甚至误导他们。

科研基于观察、假说和实验。它花费时间。如果研究和论文不是出自个人兴趣,不是探索新的发现或分享科研经历、问题和答案,那么就会出现学术欺诈。从国家投入的角度来看,这是一项巨大的时间及资源的花费,甚至导致医学领域的后退。

作为编辑,我已经见过太多的临床医生深陷科研的痛苦,也发现只有那些喜欢探索和享受其中的才能做好科研。反过来这也帮助他们更好的理解临床问题。

总之,不管临床医生是否做科研取决于他们自己。最好是出于自己的兴趣去做科研,而非简单的为了晋升的需要。

本文编译

范昊哲,医学学士,2012年毕业于吉林省北华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现工作于浙江省金华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曾参与PiCCO导向的临床液体复苏的研究。

周美丽,金华市中心医院ICU住院医师,硕士研究生,毕业于温州医科大学。

朱莉,现为浙江大学金华医院,金华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医学硕士,毕业于辽宁医学院。

本文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查看:

AME聚焦| 从他国经验谈中国临床医生应否科研?(III)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534

DOi:10.3978/kysj.2014.1.377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