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专访|走近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揭开女外科医生的成功秘诀(上)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黎少灵
关键词:

【编者按】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下称港大深圳医院)坐落在深圳南山区(图一)。作为第一家内地与香港合办的医院,港大深圳医院跟内地医院在建设和体系上有诸多不同点。在两种体制的碰撞下,能否引出对当前国内医疗体制更深层次的思考?AME出版社有幸邀请到来自港大深圳医院的杨雪菲医生跟我们揭开港大深圳医院的神秘面纱。

图一 港大深圳医院概览

杨雪菲医生在2010担任《腹腔镜胃肠外科手术学》副主编,2013年担任《腹部外科急症学》副主编。这两部著作自出版以来广受欢迎,堪称该领域的智慧百科全书。正如这些书序言所提到的,虽然都历时一年就顺利出版,但当中饱含的欢笑和泪水,恐怕还不为人知,这些书究竟从何而来又从何去?且听杨医生为大家讲述她从医与出书背后的故事,满满的正能量哦。

杨雪菲医生个人简介

杨雪菲医生(图二)于1997年-2004年就读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临床医学七年制,2004年获外科学硕士学位,2004年至2007年攻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外科学博士学位,2007年获外科学博士学位。2006年曾赴美国宾西法尼亚大学人类胰岛实验室访问学习。2007年-2013年就职于深圳市人民医院胃肠外科,2011年晋升普通外科副主任医师。2013年至今就职于香港大学深圳医院外科部,《腹腔镜胃肠外科手术学》(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0)副主编,《腹部外科急症学》副主编(人民卫生出版社,2013)。专业方向为微创胃肠外科、肛肠外科及胃肠内镜诊疗。

图二 杨雪菲医生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更注重医生的个人价值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深圳市滨海医院)是由深圳市政府全额投资、并引进香港大学现代化管理模式的大型综合性公立医院。也就是说,当地政府只是出资,医院管理基本按照香港医疗体制。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杨雪菲医生之前在深圳市人民医院工作过,谈到两种迥然不同的医疗体制,杨医生最有话语权。

杨医生提到,港大深圳医院的体制总的来说就是医生一直所希望的比较合理的体制。“我之前也算是在体制内,通俗来说就是有编制的医生。在所谓的体制内,医生的价值是难以得到体现,而且在这种体制下,医院要自己赚钱养自己,医生要操心医院创收等事情”杨医生说。其实这些都是杨医生所不希望看到的,因为这样会影响医疗的规范性。她表示,到港大医院后这一切就完全改变,因为它是体制完全不一样的医院,医生按岗作息,不需要考虑赚钱的事。医生每天有一定的工作任务,但绝对没有所谓的灰色收入,医生的任务就是好好履行自己的职责,用规范的医疗原则来治疗患者。“我觉得医生就应该这样当,医院就应该是这种体制。”杨医生说道。

在这样的机制里,杨医生觉得双方都是获益的。首先,患者可以得到最规范的服务。他们不用担心要给医生送红包,不用担心说医生会给他多开药、多做检查,患者接受的一定是最规范的治疗。有些患者其实术后都不怎么需要输液,比如杨医生所在的一向是输液比较多的胃肠科,在港大医院的输液量是明显少于其他医院的。患者术后很快就可以康复出院,这都是患者所得到的利益。对医生来讲,其实能够规范地行医,也是对自己专业的一种提高。此外,港大深圳医院培训的机会也很多,我们都知道香港的医疗是比较优质的,通过跟香港医生一起工作,紧跟国际潮流,专业上也能取得比较大的进步。杨医生还表示,不能片面地说内地的医疗体制不好,其实现在国内的医疗水平也不低,也有很多优秀的医生。“我们什么样高级的技术都有,但是唯一不合理的就是这种体制。医院要考虑创收,这是最关键的一点,这个会影响到我们的医疗工作。”杨医生不无担忧地提到。

《腹部外科急症学》专著创作之源

《腹部外科急症学》是杨医生以副主编身份出版的第二本著作。“《腹部外科急症学》是跟我原来在深圳人民医院的团队一起做的,主编是潘凯主任,是国内比较有名的微创胃肠外科专家。因为胃肠外科是多急症的学科,所以急症的处理在胃肠外科显得尤为重要,这一部分的急症在临床普通外科的急症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都是常见病、多发病。所以我们觉得这个选题比较有意义,而在急症处理方面还没有一本比较规范的教科书,能够把经验教给我们的年轻医生。普通外科医生一开始都要在我们胃肠外科接受训练,尤其是这种急症问题的处理,所以我们觉得很有必要出版这么一本书。而这本书的一大特点就是呈现了我们从临床实践中收集的大量图片,大概有近2000幅彩色临床实例照片,这在国内也是首创的。一本书要包含这么多图片很难,要收集这么多的图片,首先你的科室就要有这么多的病例、足够的经验。我想这应该是在国内绝无仅有的关于急症处理的书。”杨医生自豪地说。

这本书历时一年,可以想象这是多么高效的团队。对此,杨医生表示,她们本身有足够多的病例数,原来的胃肠外科有八十多个病床,急诊基本上要占到30%到40%左右,所以有这么多的素材,此外还要归功于潘凯教授团队的努力。

“因为我本人在这方面也有一些专长,喜欢用比较简明精确的语言来呈现,而且我是同济的外科博士,所以从读书开始就受到规范训练。”杨医生回想道,“我们出版的第一本书是《腹腔镜胃肠外科手术学》,也很受欢迎。这主要是在潘主任的带领下,他有想法,碰到我们这个团队,然后我个人在这方面有一些专长,结合天时地利人和,于是顺利出版这两本书。”

专著写作的背后

《腹部外科急症学》书中的序言结尾一段让人为之动容:“值此书稿终于交付之时,内心诸多感悟,难以尽述,充满压力、挑战、成功、挫败、疲劳和激情的日日夜夜浮现眼前:生命温热、死亡僵冷,瞬息间触手可及。我们的职业生涯,就这样深深地痛并快乐着。而纷呈的精彩之下,真知隐现:成就外科医生光荣与梦想的,并非柳叶刀的寒光闪耀,而是抚平创伤、尊重生命的温暖情怀。”

提到这里面包含的情怀,杨医生有感而发,“组稿需要很长时间,大概要提前大半年,各个编委把书稿都交回来,最后我负责统稿。这一部分工作量其实非常大,因为一字一句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错,包括图片放在什么位置,怎样修改等等。那个时候我生了我女儿才三个月,正好在恢复期,所以那段时间真的很艰苦。前三个月完全是没办法做事,因为很疲劳而且还要照顾小孩。第三个月开始我就坚持天天在家做统稿的工作,跟大家联系修改,要什么图片等非常细节的工作。每天都在做这些,很辛苦。还好我有妈妈、婆婆在家里帮忙照顾小孩。我就这么坚持过来了,有四个月时间。产假后恢复工作大概又做了一两个月。能够把这本书做出来,我真的感到很欣慰,要有真实体会,才能体会到那种辛苦。”

当然写作时机也很重要。特别是像杨医生这样的女外科医生,还需要考虑家庭和小孩。“那个时候其实我身体还比较虚,工作时全身出汗,身体水肿还比较厉害,但咬咬牙还是坚持下来了。中国的外科医生要做点事情太不容易了。我们外科医生本身的压力就很重,而我们内地的医生跟香港以及国外的医生都不一样,能把自己的临床工作应付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你另外还想做些事情,就更加难了。所以我们这个书作能出来,首先得益于潘主任的领导,他也是个很有毅力,精益求精的人。他那种坚持的精神寄予我们很好的激励。团队就是需要这样的带头人,如果大家都放弃了,自己也会受影响。”杨医生感慨道。

外科医生手术台上执刀,台下执笔,这都是医者身上所体现出来的毅力与奉献精神(图三)。

图三:正在进行手术的杨雪菲医生

坚信医生是最好的职业之一

在医学界,能够走到医学顶峰的医生视乎男性所占比例似乎比女性要高得多。就连诺贝尔医学奖似乎也“重男轻女”。对此,杨医生却有另一番见解:“现在的女性外科医生也不少,还是要看专业。比如乳腺外科,肛肠外科,甚至泌尿外科,都有一部分女医生,相对来说也是不少了,因为我们中国人基数大。不过,胃肠外科的女医生确实很少,因为胃肠外科太辛苦了,急诊多、病例多,而且手术也是很艰苦的。女医生相对而言固然更辛苦,但是因为都走到这条路上来了,前面也做了很多的积累,岂能轻言放弃。我应该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的家人都很支持我。我回到家里基本不可能再做什么家务活,在家里大部分时间还是能够休息的。我很感激我的家人。”

其实当前处于发展期的医生在中国的体制下会遇到很多的困难。中国医生面临很大的困扰,包括个人价值的实现、工作和生活的兼顾等等。尽管如此,杨医生对自己的职业还是有着强烈的认同感。杨医生坦言,“医生真的是很好的职业,特别是对于女士来讲,我相信以后会更好的,所以大家现在就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也曾有人不忍看到我的艰难,劝我放弃,但我毕竟还在这个领域里,我还是希望大家坚持下去。如果中国的改革能够走得下去,国家越来越好,社会文明越来越进步的话,医生的这个职业还是很有前景的。坚持下去还是有希望,至少我现在没有想过放弃。”

“现在很多人不让自己的小孩读医,我可以理解,但是我觉得我的小孩还是可以考虑当医生,因为到她那个时候还有很长时间,情况可能已经变好了。我还是怀着这种希望的。而且我从体制内转到港大医院来以后,进入了一个新的体制,体会不一样,所以我还是能保持一个乐观的态度。相反,如果我一直在体制内,我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乐观。我们的医院是处在改革的浪尖口的前沿阵地了,在这样环境里,毕竟现在已经开始改了,我可以想象改革后的医院。但是我还不知道我们医院能不能改革成功,中国医改能不能成功,或者在十年之内能不能破冰,没有人能自信地下一个乐观的结论。以后的事情不知道,但是至少我们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所以我还能再坚持一阵子。希望我们医院的改革能够坚持下去,中国的医改真正能够破冰。北京现在出台的一些新的政策,还是让我们看到了一些希望。”杨医生乐观地说。

小记:

从深圳北到了港大深圳医院,地铁大概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一走进港大深圳医院,小编完全惊呆了:医院的环境就像是幽静、舒适的大学校园(图四)。不见内地医院门诊区人头攒动的“壮观画面”,只见零零散散的人不急不慢地走在楼道。那天达到医院刚好是午后,艳阳高照,院内的树木,球场,错落有致的医院大楼显得那么的从容,竟还有一丝午后的“慵懒”。

图四

走访过Mayo、UCSF等国际最负盛名的医疗中心,在医院门诊大楼,小编在这里找到在国外似曾相识的感觉:低调奢华有内涵。门诊科技楼大厅迎接我们的是圆形导医台,两旁分别是取药和取号的地方。虽然这边都采用预约制,但考虑到国内患者的老习惯,门诊厅人性化地设立即时挂号区域。导医台后面直走就是两道扶手电梯,楼层的扶手墙壁全采用玻璃制作,更显大方整洁,空间感很强。扶梯后面是医院的模型展示区(图五),清晰展示医院大楼结构。再进去就各个门诊的分布区域了(图六)。大楼中间里面是新型合成材料屋顶(图七),风雨无碍,又可以采光通风,节省能源。这里还有小型的lecture theatre(图八、九),不时会有钢琴演奏和表演。旁边就是咖啡厅和小卖部。想到在这里工作,午休来到咖啡厅,小憩一杯,亦或是患者和家属随处走走,不胜惬意。

图五

图六

图七

图八

图九

注:图四-图九:港大深圳医院概览。

未完,敬请期待下篇。

笔者| Grace Li,Senior Editor,AME Publishing Company.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下期预告:

走近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揭开女外科医生的成功秘诀(下)

相关链接:

AME向东向西005| 中国临床医生该不该搞科研?

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386

培养医生vs.训练足球健将,哪个更容易?

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990

医生的收入……

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815

回复“AME向东向西”即可浏览该专栏更多内容。

Doi:10.3978/kysj.2014.1.367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