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专访| 走近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揭开女外科医生的成功秘诀(下)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黎少灵
关键词:

【编者按】前篇,杨雪菲医生谈到她在港大深圳医院的际遇以及《腹部外科急症学》一书的创作背后,本篇将深入探讨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体制,以及在海内外医疗体制的碰撞下,对医疗体制的展望。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软件”如何?

香港的医疗体制把医生的工作和利益分开,这样医生的医疗行为就不会受影响。以驻院医师为例,每年都有加薪也有绩效,加薪也是有分级的,比如说工资有二十多级,正常情况下每年给你升一级。如果一下升到副顾问或顾问就一下升了三四级四五级。“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因为我们是很阳光的薪酬,而且薪酬还是比较丰厚的。相比我之前在深圳人民医院的时候,我现在感觉还是比较宽裕的。”杨医生说。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软件” 和”硬件”优厚,港大深圳医院在招聘医生方面还是遇到了阻力,主要是医院体制对内地一些级别较高的医生吸引力不大。首先在薪酬方面,对主任医师甚至更高级别的医师吸引力有限。其次,工作地点的转变可能是个问题。但是港大深圳医院对年轻医生还是挺有吸引力的。在内地很多医院,如果是按工资算,其实年轻医生的薪酬还是比较低的。杨医生直言,“内地是参照公务员,工资然后再算奖金。事业单位都是这样,奖金是科室自己挣的然后各自分配。这样的运作,我觉得是很大的弊端。”

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医疗体制

预约制。虽然一开始就计划施行全预约制(即不预约就只能看急诊),港大深圳医院还是做了一些让步。按照香港的管理,患者是要全预约,就是全部门诊都要预约,不用预约的只有急诊,急诊还要再分级。但是在国内,患者的就医习惯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港大深圳医院为了更快的发展以给市民带来更多的服务,现在也开放前台加号。尽管如此,港大深圳医院的预约患者达到50%以上。杨医生表示,在港大深圳医院这样的正处于发展期的新兴医院,医生要负责很多工作,很多时候可能要加班完成。不过,杨医生相信,随着医院越办越好,医院的规模逐渐扩大,招进来的人手增多,医院发展一定会越来越顺利的。

先全科后专科。在港大深圳医院,大多数患者在挂号之前会打电话到医院咨询,导医一般都会建议患者先去挂全科。其实在国内,很多门诊患者诉求都可以在全科得到解决。港大深圳医院的全科医生如果发现哪个专科可能可以解决某位患者的问题,就会把患者转诊到相应的专科,准确率还是蛮高的。当然也有些多病人直接找专科。全科医学在国际上是比较流行,发展也比较好,但在中国,这一领域相对薄弱。杨医生说,“我们医院(港大深圳医院)在这方面做是得相对比较好的,它不仅提倡病人先全科再专科,还有慢病管理。很多病人可能同时患有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等疾病,他们需要隔一段时间看一次医生,跟踪随访和调整治疗。我们医院有专门的慢性病门诊,在慢病管理方面都有比较好的经验。”

医生职能。在香港的体制里,医生分为三种:驻院医生、副顾问医生以及顾问医生,其中顾问医生的级别是最高。港大深圳医院也是按这三个级别来设置,顾问医生大部分是香港的医生担任。关于这个职称级别和聘用职位,对于大部分医生来说是有是有困扰的。因为在内地医院的职称系统里,一般是是分主任医生,副主任医师,主治医生,住院医生,现在还有培训医生。就目前来说,两个体制衔接似乎不太好。香港医生刚来的时候不太了解内地体制,既然这家医院由香港人管理,那么当然就是他们的观念占优势。所以很多主任医生进来以后还是先聘用为驻院医生(相当于降级了),而且就薪资方面来说,香港医生普遍比内地医生要高。现在医院里的内地医生有所增加,也有少数担任顾问医生,同时,医院也定期要升职副顾问医生。两个体制怎么样更好对接是港大深圳医院正面临的一个问题。“港大深圳医院是新的医院,而且又是体制的对撞,所以矛盾很多,而这些矛盾在外国都没有先例可循,只有靠自己找出一条解决途径。这也是这家医院有意思的地方。”杨医生说道。这些体制的碰撞确实地困扰着像杨医生这样从内地体制转来港大深圳医院的医生。杨医生已经升任副主任医师三年,但是刚进港大深圳医院时,还是接受了驻院医师的条件。不过,对于升职问题,医院倾向于先升职医院内部的驻院医师到副顾问医生,很少从外界直接招副顾问医生。“他们认为你一开始接受了比较“低”的条件,他们就要给你们更多的机会。所以一切都在变化中,这种升职的变化也很大,现在还没有一个规范的条例可循,这个问题还在探索中” ,杨医生乐观地说道。

收费标准。港大深圳医院是按照深圳市公立医院的收费标准,患者可以使用医保,统一的收费,甚至患者的花费相较于其他国内公立医院可能会更低。因为港大深圳医院都是倡导规范医疗快速康复,患者用的药物更少,住院天数等也会相应地减少。

目前港大深圳医院的全科门诊打包收费大概是200元,包括血常规,B超,心电图等十几项基本的检查以及一些基本药物。住院打包一天是180元(包括相应的护理、床位费等),不包括药费和检查。港大深圳医院有VIP病房,即国际医疗服务中心,费用完全由患者自付。收费标准是按照玛丽医院的私家病人收费,比如一个20万港币的手术,港大深圳医院这边按照70%的价收费(人民币)。“还有一种情况是,患者还可以住高级病房(条件很好的单人病房,但收费相对较贵),光是病房的费用一天就是1500,但是做手术这一部分费用还是在公立医保系统里运转。医院内部是不太赞同这种做法,所以都还在调整中”,杨医生提到,“我们的国际医疗服务中心都已经开放服务了,比如患者在里面可以做胃镜。费用相对较高,但是可以享受高档的服务和更好的环境,体现的是不同层次的服务。”

对医疗体制的展望

香港跟欧美等西方国家的医疗体制是有相似之处,虽然不是“无懈可击”(要知道医疗不论在任何国家都是大问题),但至少他们的机制运转得还都比较合理。他们的很多基本原则是值得称道的,如医生的社会价值、医生所受到的社会尊重、医疗的规范性。杨医生表示,“我们这个体制一定要加快改革。现在已经开始破冰,有松动了就不再是铁板一块。当前这种灵活的经营方式,国家给了很多的政策,也引入不少外联力量。我们医生还是有机会的,要把思想放开,去接受这样的体制,不然就只会是无尽的埋头抱怨。

当前国内的医患纠纷很多时候是体制造成的,当前的医疗体制似乎已经不适合现在社会文明的发展了。医院的盈利性不可避免地滋生不规范的医疗,长期的不规范医疗就会导致患者对医生和医院的不信任。医患纠纷就是这种不信任所导致的。到港大深圳医院这边工作之后,我感觉到这方面压力小多了。虽然个别现象还是有的,但医院总体上是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所以一切还是看机制。

在港大深圳医院,有专门处理医患关系的病人关系科,这是医院为节省医生的时间所设立的,目前这个机制运转得还可以。有什么问题由病人关系科来出面处理,这样也便于保持比较好的医疗秩序。”

在港大深圳医院的体制下,对于科研论文发表是没有限制。医院对于国内的职称竞争采取不冷不热的态度。但是在这样的体系下,有些时候还是很疲惫的。因为一天有时可能好几台手术,而且香港人没有午休的习惯。“我也习惯了,我觉得这边很紧张的工作节奏也很好,不浪费时间。人在年轻是时候就是工作的时候,不能浪费时间”,杨医生解释道,“我们是团队管理,有工作排班,也就是说随时有值班的同事,所以下了班都还能够完全休息的。有事情由我们团队的同事来处理,因为团队的病人是每个成员都有责任处理的。在欧美等先进的国家都是团队管理模式,病人是团队的不是个人的,这样也能保证问题及时处理。”

笔者| Grace Li,Senior Editor,AME Publishing Company

相关链接:

AME向东向西005| 中国临床医生该不该搞科研?

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386

培养医生vs.训练足球健将,哪个更容易?

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990

医生的收入……

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815

在微信公众号【科研时间】回复“AME向东向西”即可浏览该专栏更多内容

上篇:走近香港大学深圳医院:揭开女外科医生的成功秘诀(上)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