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循证杂谈03| 系统评价哪家强?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周支瑞
关键词:

【编者按】人气栏目循证杂谈继续怒刷存在感,第3篇《系统评价哪家强?》走起!

本文先从一个争论说起,某天在某个学术交流的聊天群里,一个朋友很有把握的说:“中国目前已经是发表系统评价数量最多的国家,没有之一”!事实果真如此吗?请问系统评价到底哪家强?本文将用详尽的数据给各位看官一个答案。

我们采用“systematic review OR meta-analysis”为检索关键词在Web of Science 核心数据库进行检索,检索分两个步骤进行:首先检索所有年份发表的系统评价/meta分析并进行分类排序;其次检索2014年发表的系统评价/meta分析并进行的分类排序,所有结果以图形形式展示给读者。

在SCI数据库检索所有年份发表的系统评价/meta分析,共126403条记录。

图1 Top 20发表系统评价数量最多的国家

 

图2 1989年至2014年每年发表的系统评价

 

图3 Top 50发表系统评价数量最多的机构

 

图4 Top 25发表系统评价数量最多的期刊

 

从以上检索结果我们不难得出以下结论:

1.中国发表的系统评价/meta分析总量位于世界第4位,排在前五位的分别是:美国、英国、加拿大、中国、德国。

2.1989年至2014年平均每年发表的系统评价在逐年升高,2014年的总量是否会超过2013年目前还不好下结论,因为笔者的检索时间截至2014年12月10日,数据库的索引还存在一定的滞后性,可能一部分2014年发表的系统评价还未被SCI数据库收录。

3.发表系统评价数量最多的前五位机构分别是:美国哈佛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英国牛津大学、澳大利亚悉尼大学。

4.关于这一条,笔者想说的是:Plos One你的节操在哪里?请问你是一本专门收录系统评价的电子杂志吗?太任性了!

在SCI数据库检索2014年发表的系统评价/meta分析,共19079条记录。

 

图5 Top 20发表系统评价数量最多的国家(2014年度)

 

图6 Top 50发表系统评价数量最多的机构(2014年)

 

图7 Top 25发表系统评价数量最多的期刊

从以上2014年检索结果我们不难得出结论:

1.美国依然领跑2014年系统评价的排行榜,霸道依旧。中国总量排名第四位,但在即将过去的2014年产量仅次于美国,坐稳了第二把交椅。可见全名炼钢的时代还是没有过去。

2.2014年前5名的机构还是总量排名前五位选手,仅仅是座次发生了微小变化,依次是:美国哈佛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澳大利亚悉尼大学、英国牛津大学、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

3.关于最后一幅图,笔者还是想问:Plos One你的节操在哪里?请问你是一本专门收系统评价的电子杂志吗?太任性了!除此之外,值得我们关注的是TUMOR BIOLOGY后来居上,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发表了大量的系统评价。笔者没有检索TUMOR BIOLOGY中有多少数量的系统评价来自于中国,不过笔者在此可以信口开河的估计以下:三分之一以上来自于中国!衷心希望这本杂志在灌水大军的潮水般的攻击下不要倒下。

 

写到此,本文原本可以华丽的结束,但是如果不升华一下,难以显示笔者的“水平”。从以上内容,各位看官不难得出结论,我们已然是个系统综述/meta分析的大国,但我们是系统综述/meta分析的强国吗?答案是否定的。

 

笔者按照以下的检索策略跟踪中美两国在顶尖医学杂志发表的系统综述/meta分析。检索策略如下:

检索美国的顶级系统综述/meta分析:

Search (((((((((N engl j med[ta] OR JAMA[ta] OR J CLIN INVEST[ta] OR NAT REV CANCER[ta] OR J CLIN ONCOL[ta] OR JNCI[ta] OR LANCET ONCOL[ta] OR NAT CLIN PRACT ONCOL[ta] OR CLIN CANCER RES[ta] OR lancet[ta] OR BMJ))) AND meta-analysis[Title/Abstract]))) AND ((USA OR "The US" OR "united states" OR America))) not BMJ open[ta])

检索结果为:542篇。

 

下面我们来看看中国的情况:

检索中国的顶级系统综述/meta分析:

Search (((((((((N ENJL J MED[ta] OR JAMA[ta] OR J CLIN INVEST[ta] OR NAT REV CANCER[ta] OR J CLIN ONCOL[ta] OR JNCI[ta] OR LANCET ONCOL[ta] OR NAT CLIN PRACT ONCOL[ta] OR CLIN CANCER RES[ta] OR lancet[ta] OR BMJ))) AND meta-analysis[Title/Abstract]))) AND ((China[Affiliation] OR "P.R.China"[Affiliation] OR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Affiliation])))) not BMJ open[ta])

检索结果为:22篇。

这22篇中有一部分是letter,一部分是通讯,还有一部分是港台作者的文章,最后算下来,真正来自于大陆的顶级系统综述/meta分析寥寥无几。

应正了那句俗话:不比不知道,比了吓一跳!我们与美国相比差距在哪里?笔者曾长期跟踪这些顶级杂志发表的系统综述/meta分析,总结起来这些文章有一些共同的特点,现把这些东西分享出来,以飤读者,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顶级杂志发表的系统综述/meta分析特点如下

第一,临床意义重大。这决定了系统综述/meta分析的最终去处。柳叶刀与柳叶刀肿瘤刊登的几乎所有系统评价都是解决卫生实践领域的重大问题。在此我不得不对目前一些不合理的现象提出看法:我们的系统评价的思路更多的时候是在急于发表SCI的处境下产生的,而脱离了临床实践。事实上只有来自于临床实践中遇到的亟待解决的临床问题才是最重要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还没有出招就已经败下阵来。

第二,团队合作。笔者曾经看到一篇基于单个患者数据的系统评价(IPD meta分析)有600多个贡献者,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为系统评价提供了原始数据。而团队合作恰恰是我们缺乏的,难道我们的基因里就没有合作的精神?还是因为我们缺乏合作的意识?我想答案是后者。

第三,方法新颖、正确。柳叶刀发表了很多基于单个病例的meta分析,这样的数据获得比较困难,但是一旦获得之后制作出来的系统评价临床应用价值极大。无论是基于单个病例的meta分析还是网状meta分析,这些高大上的方法总是外国人先琢磨出来,其中深层次的原因在哪里呢?我们学数学,学统计,学计算机的人并不比美国少,但是实际的结果是很难看到某种统计学模型和程序是以中国人的名字命名的。

第四,细致入微,有条不紊,缓慢的工作态度。我们吃惯了快餐,对于花费时间来熬粥这样的事情已经非常不屑了。这同样是一个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我们走的太快了,我们要慢下来。

第五,学术圈对系统评价/meta分析的正确认识。系统评价其实只是一种方法,它既不伟大,也不渺小,没有人把它捧上天也没有人把它打入地狱。

到此,文章真的该结束了,文末笔者希望所有人都能理性看待系统评价/meta分析,也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能从系统评价/meta分析大国变成强国。

 

笔者| 周支瑞,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放疗科在读博士。AME学术沙龙委员。主要研究方向:恶性肿瘤放射治疗的放射生物学研究、循证医学/系统评价方法学研究。目前以第一作者及共同作者发表SCI论文10余篇,以第一作者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4篇,参编学术著作2部。业余时间担任丁香园网站循证医学讨论版版主,《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杂志的section editor, 《Chinese Journal of Cancer Research》杂志,《中国全科医学杂志》审稿专家。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科研时间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Doi:10.3978/kysj.2014.1.371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