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聚焦| 从他国经验谈中国临床医生应否科研?(II)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QIMS作者-
关键词:

【编者按】上周,《AME聚焦| 从他国经验谈中国临床医生应否科研?(I)》发布后,各位老师讨论热烈,积极参与投票,具体可见下文。今天第二篇将是中国大陆、中国香港、荷兰、法国等国家医生的见解。

上期投票结果分析:

看来对于中国临床医生是否应该进行科研,大家的分歧比较大,欢迎留言议论,继续聚焦。下面是部分读者留言。

读者留言:

1.@箫砚:科研是临床工作的上升产物,不能神化,也不能弱化。

2.@默默:关于临床科研的焦点不是be nor not to be,而是how and what to do.

继续其他作者分享:

(3)中国的Dr. Haitao Zhao(每个人有他自己的位置)

在临床工作中医生经常能碰到一些用当前知识或理论不能充分解释的问题,除外好奇心,医生需要通过观察、分析和实践来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们称之为研究。当一个医生碰到一些他感兴趣的问题时,他会比被动研究时花费更多的时间、经历,并且他得出的结论也会更加充分。大部分临床医生更愿意花时间在病人管理和操作技术的提高上。因此,要求每个临床医生进行科研是不合理的,因为它违反了人们的好意和自由意向。当然,每个医生都可以进行科学研究,但并不是必须进行。

由于人口众多和发展中状态,中国的卫生投入尚不能满足人们的要求。再者,中国正经历巨大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的根本转变,社会体系需要不断的更新来满足人们的需求,医疗保健体系也是如此。当前,因为升职称要求,每个临床医生必须参与科研,由此引发了人力和物力的巨大浪费,中国的科研也是名声狼藉。根据中国现状和我的个人观点,我认为10%-20%的临床医生进行科研更为合理。首先,中国人口众多,医疗资源相对匮乏,作为社会成员的一部分,医生应该先在自己的位置上完成相应的职责,其次,缺乏合理的奖罚制度导致了学术上一些不端行为的出现。当一个医生真正致力于创新研究却不能得到相应的支持时,将影响他的工作进程,最终将影响整个中国医学研究的竞争力。因此,应该制定出更为合理的系统来保障献身于科研的医生有足够的时间、空间和经费的支持。那些临床工作者也不用再为科研而分心。

研究人员和临床工作人员的评估应该通过不同的相互独立的标准来进行,文章和专利是科研工作者的评估关键,临床医学技能和工作量是临床工作者的评估指标。其间,研究人员和临床医生的角色是可以交替的,他们可以根据自己每个时期的工作重点来进行转变。

作者:Dr. Haitao Zhao,中国医学院肿瘤医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肝外科肝外科医生,着重于肝细胞癌的基础研究。

(4)荷兰的Dr. Edwin Oei(荷兰医学研究)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荷兰的医学研究数量和影响力一直高于西欧其他国家的同期水平,科研产出、发表论文的引用次数多次排名名列前茅。然而,这种现状正由于政府对科研投入的逐步下降而受到威胁。由于经费问题的日益严峻,与其他国家相比最新数据表明荷兰正逐步丢失它的竞争力,尤其是相对那些系统的增加科研经费促进发展的国家而言。越来越多的医学研究倾向于跨国项目,由欧洲拨款机构提供资金。

在荷兰所有的八所医学院课程中,理论教育(如临床流行病学,微生物学,文献的关键评估)和研究课题的完成都是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当代的荷兰临床医生在某种程度上对临床科研并不陌生。在荷兰,想在自己喜欢的专业继续攻读研究生课程需要经过激烈竞争,在毕业获得学位后直接注册为住院医师是很少见的。大学毕业后,很多年轻医生从事着他们喜欢专业的科研活动以便进一步熟悉他们的相关专业,获得更多经验,并且为他们成为一名住院医师提供更多机会。因此,在荷兰医学专家经过3-4年时间修完博士学位的占很大比例。

荷兰临床医生的科研参与程度很大因素取决于他们对职业生涯的追求,有些临床医生特别是那些已经取得博士学位的临床医生,他们可能选择进行科研并且开始他们自己的研究路线,尤其是在一些学术中心(在荷兰只有八个学术中心)工作的医生。在学术中心,大部分医生参与科研活动,但是科研水平不尽相同,有些只是参与临床研究,有些则有他自己的研究小组,成员包括研究生和相关研究支持人员。当然,也有一些临床医生,他们不做科研,而是着重于教学或病人管理。根据部门要求,医生并不一定需要积极全面参与病人管理、调研和教学三方面中。

在他们实习结束后或以后的生涯中,大部分荷兰医生都将在非学术型医院或私人诊所中工作,在非学术型医院的临床医生仍有机会参与到研究中,虽然他们的重点是更有效的管理病人,因此他们的时间有限。大部分非科研型医院的医学研究都是作为科研型医院发起的多中心研究的参与医院进行的。偶尔,在非学术型医院的临床医生也可以发起一个“独立”的临床研究,虽然可能面临前面所提到的时间问题以及没有足够的设备和研究支持。

Dr. Edwin Oei,荷兰鹿特丹港市伊拉斯姆斯大学放射科骨骼肌肉系统放射部副教授及影像学成员。作为一个骨骼肌系统放射科医生他将临床工作和临床研究结合起来,他着重研究关节炎、退行性及外伤性骨骼肌肉系统的影像学改变,他的工作小组中有7个博士学生。Dr. Oei是QIMS杂志编委。

(5)中国香港的Dr.Qiyong Ai(关于临床医生是否应该做科研的观点)

在中国,许多医院,尤其是大学附属医院,用晋升与科研挂钩来鼓励医生做科研,而不是凭个人兴趣。无论是普通医生还是专家,许多出版社表示都是因为晋升而被得知。迫于晋升的压力,在中国杂志行业出现了许多较差的甚至虚假的出版社,这种现象使中国的科研在国际领域的威信大大减弱,在国内的科研领域也臭名昭著。

在我看来,专家学者们应该在他们所擅长的领域进行研究。作为拯救生命的职业,临床医生不仅有责任预防疾病,也有责任在探索病因上做些研究。最新出版的读物包括了对老观点的怀疑和反对,这些意见能使专家和其他医生产生灵感,有利于进一步对病理生理学的研究,从而更有效的管理疾病。

对于某一疾病,临床表现也有很大的差异。医生通过不断的接诊患者来观察这些变化,因此对医生来说,为临床研究积累患者资料并非难事。由于临床医生水平的不同,相同的结果会因记录者的不同而产生差异。在这种情况下,某一领域的专家,因为对自己所从事领域的疾病病理生理的深入研究,从而更好地胜任临床研究,他们能更深刻地分析所得的数据。因此我支持临床研究应该由某一领域的专家进行而不是普通医生。

同时,专家门需要扩展特定领域的专业知识,以及更新这个领域所涉及疾病的观念。在科研过程中,研究者们需要复习在临床工作中涉及较少的知识,阅读最新的出版物,以及跟上该领域在国际上的进步和发展。

此外,中国拥有大量人口,这意味着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能接触更多的病种。中国是一个极其适合做科研的国家,大量的数据样本可以减少统计学上的误差。不幸的是,中国缺少一个分享患者资源的系统网络,这最终导致了大量数据的流失。

关于研究时间,我建议一边做临床工作一边收集病例。在上班期间,每周4-10小时用于科研是比较合理的。然而在中国,由于人员缺乏,医生们把大部分时间用于书写病史以及其他不重要的事情。中国的医生经常直到深夜才能完成临床工作,已经精疲力竭,以至于没有更多的精力用于临床科研。

但我还是提倡专科医生进行科研,毕竟临床科研可以帮助临床医生自我完善以及推动医学的发展。

(6)法国的Dr. Romaric Loffroy(法国医学影像研究)

法国医学影像的研究特点,是有两个国家机构进行组织(CNRS:国家健康研究中心,和INSERM :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所),现将其特点总结如下:

医学影像研究的重要位置:超过1100名正式的研究者,650名博士与博士后一起为医学影像技术的创新发展而努力。他们分别工作在大约100个研究中心,这些研究中心集中在六大区域中心。法国在影像学研究方面地位显著,在2006年至2007年间,出版了超过4250份科学出版物。另外一点能说明医学影像研究方面出色并且具有学术活力的,就是投资者们满怀希望投资的大量的研究计划。目前大约有四十个实验室专门从事医学计算机科学,二十个从事诊断用药及靶向扫描,同时研究探测器及分子成像。研究中心得益于高科技设备,比如专门研究分子成像和基于矢量的放射治疗的Arronax Plus平台。

结构化的学术研究方式:在由欧洲倡导的欧洲生物成像构架中,法国具有两大国家图像平台网络,这两大网络具有相当大的研究和发展潜力,分别来自被认证的平台生物科技组织和健康与农业基础建设,France Life Imaging (FLI)致力于活体成像的研究,France BioImaging (FBI)主要专注于分子成像研究。这两大机构大力支持科学合作和培训课程,从学科团体中引进高级的成像技术,参与推动工业合作来加强自身经济的发展。

密集的科研网络:法国还有一个想法,就是通过53家临床研究研中心来促进和发展临床科研,这53个中心位于具有F-CRIN(法国临床研究基础建设)国家网络的大学医院,代表着法国在E-CRIN (法国临床研究的基础网络)的参与。目前正在进行的大约220个医学影像临床试验,主要集中在三个学科:神经病学、肿瘤学、心脏病学。与F-CRIN一样,法国还建立了一个由八个CIC-TI(临床研究中心-技术改革)和五个城市参加的网络。这个网络主要针对医疗设备,计算机辅助的内科和外科治疗,网络健康服务和生物材料。医学影像有着重要的角色,依赖于特殊技术和软件的发展。其中有5个值得关注的CIC-TI:一个致力于核磁共振,一个专注于核医学和超声,一个主要研究诊断和治疗设备,一个专门从事网络卫生服务,还有一个主要研究由计算机辅助的内科和外科治疗过程。

第三篇将是第7-10号作者,欢迎关注。

QIMS杂志简介:

 

Quantitative Imaging in Medicine and Surgery (Print ISSN 2223-4292; Online ISSN 2223-4306; QIMS;中文名《定量影像学》) 杂志由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王毅翔教授担任主编,于2011年12月创刊,2012年9月被PubMed收录,2011-2012年为季刊,2013-2014双月刊。QIMS杂志是国际上第一本专注于定量影响研究的临床应用的杂志,所有文章均由国际同行评审,免费开放获取,为最新影像知识在自然科学,计算科学及临床医学的应用传播提供平台。QIMS杂志已经被Nanotechnology Cancer Asia-Pacific (NCAP) Network & Macau Radiology Association 背书,获得了众多国际影像专家的大力认可。

编译

范昊哲,医学学士,2012年毕业于吉林省北华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现工作于浙江省金华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曾参与PiCCO导向的临床液体复苏的研究。

周美丽,金华市中心医院ICU住院医师,硕士研究生,毕业于温州医科大学。

朱莉,现为浙江大学金华医院,金华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医学硕士,毕业于辽宁医学院。

本文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查看: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1452

AME聚焦| 从他国经验谈中国临床医生应否科研?(I)

DOI:10.3978/kysj.2014.1.345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