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 ELCC解读003手术是否依然为早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最佳治疗模式?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阎石
关键词:

【编者按】今年的中欧肺癌大会(CELCC)于11月29日在维也纳开幕。荣幸的是,AME出版社旗下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 《肺癌转化研究》 (简称为TLCR)杂志被邀请免费参展,还携手第十四届中欧肺癌大会(the 14th Central European Lung Cancer Conference, 即CELCC),今年10月出版了一期CELCC会议专刊Vol 3, No 5 (October 2014)。而此前TLCR杂志组织了肺癌专刊,由比利时Paul Van Schil教授担任客座编辑,与大家一起关注非小细胞肺癌的手术治疗、靶向治疗、预后指标,寡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肺癌的生物标志物,胸部肿瘤的术后并发症等的理论知识和临床经验。本篇为AME沙龙委员阎石医生对其中Is surgery still the best management option for early stage NSCLC?一文的编译解读,分享意大利教授Prof. Gaetano Rocco对非小细胞肺癌治疗的探索。

手术在早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治疗中的稳固地位来自三方面:1、可靠的肿瘤局部控制率;2、对肿瘤病理学及分子生物学信息更全面的获取;3、对健康肺组织的肺功能保护。

肿瘤局部控制

NSCLC术后复发转移归结为以下几种方式:1、局部复发:邻近肺组织、支气管残端及与支气管残端毗邻的肺门结构;2、区域性复发:远离支气管残端的肺门结构、纵隔、胸壁及同侧胸膜;3、远处复发/转移:同侧不同肺叶、对侧胸腔、锁骨上淋巴结及其他远处脏器。针对早期NSCLC的ACOSOG Z0030研究显示,T1N0M0和T2N0M0患者的5年局部复发率分别为1%和3%。而立体定向放疗(SBRT),如RTOG 0236研究中3年局部复发率为9%。即使在一般认为SBRT具有相当优势的高龄人群,也有一项回顾性研究认为接受手术后长期生存率明显高于SBRT。

病理分期及分子生物学信息

病理分期及分子生物学信息的重要性依赖化疗及靶向治疗的飞速发展。如有没有相应的治疗策略的改变,再详细的病理组织学及分子生物学信息也是徒劳的。临床医生和科学家一直在为从血液中获取肿瘤遗传信息而努力,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鉴于血液中肿瘤遗传信息的片面性及偶然性,远未达到临床医生的治疗需求。

手术对病理分期的影响除了可以获得病理标本以外,还有另外一项重要用途,即判断术前临床分期。目前肺癌治疗的经典指南均建立在准确的术前分期基础上,脱离准确的术前分期,就很难做到标准化治疗。电视辅助胸腔镜手术(VATS)、电视辅助纵隔淋巴结切除术(VAMLA)、经颈扩大纵隔淋巴结切除术(TEMLA)等技术为NSCLC术前分期提供更准确的病理学信息。

肺功能保护

近年来微创胸外科手术(MITS)的飞速发展更增加了手术对NSCLC治疗的权重。针对早期NSCLC,特别是IA及磨玻璃样结节(GGO),MITS结合亚肺叶切除(包括肺段切除术和楔形切除术)在遵循肿瘤学原则的前提下最大程度的保留了患者肺功能。

科技的进步为肺癌外科手术推波助澜——一是MITS技术,二是CT筛查发现更多早期肺癌患者。迄今为止,手术依然是早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最佳治疗模式。

编译| 阎石,AME学术沙龙委员,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部,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师从季加孚、杨跃教授。目前参与中科院电子所“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课题”子课题一项,并协助科主任与Encore Clinical/China Clinical Trials Consortium合作,参与一项国际多中心前瞻性临床试验。目前主要从事肺癌外科治疗质量控制研究、肺癌淋巴结清扫研究及剖胸术后切口疼痛研究,相关论文发表在《Eur J Cardiothorac Surg.》,《J Surg. Res.》,《Ann Thorac Surg》,《Chinese Journal of Cancer Research》,《中华医学杂志》等国内外期刊,于2013年第十三次中华医学会胸外科年会及2012年在北京市胸外科年会就肺癌外科治疗问题做专题发言。曾获2011年北京大学临床肿瘤学院青年教师教学演示比赛一等奖。

 

杂志简介

 

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简称TLCR,《肺癌转化研究》)是国际上第一本专注于肺癌转化研究的杂志。自2013年11月起,《肺癌转化研究》获得西班牙肺癌研究协会的学术支持。《肺癌转化研究》是一本面向国际的杂志,经同行互评,并开放获取。杂志内容囊括肺癌研究的各个方面,包括肺癌的预防,诊断和治疗。该杂志内容科学严谨,已成为一本有着全新医学信息,教育意义重大的医学杂志。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查看或下载英文原文:http://www.tlcr.org/article/view/2659/3281

Doi:10.3978/kysj.2014.1.33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