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编辑部的故事| 一趟发现自我的难忘旅程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季灵艳 1
1 AME出版社副社长
关键词:

结束了为期5天的北欧哥本哈根之行,这是2011年以来的出国行时间最短,但收获最大的一次。不光是工作上的收获,还有对工作和对自我的进一步认识。因此,在回国的法航航班AF0102上,没有睡意,写下一点文字。

此次出国是于6.14-6.19号参加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欧洲胸外科医师学会(ESTS, European Society of Thoracic Surgeons)的第22届年会,不同以往的地方主要有五个“第一次”:一是第一次受邀参会,会议主办发给出版社免费提供了一个展位;二是1300多本杂志第一次作为官方会议资料被装进每位参会代表队的会包;三是第一次对整个会议做比较全面和深入的报道,视频采访了10多位大会上最重要的专家,并且第一时间将重要内容刊登出来;四是极其受到主办方的重视,会议结束当天受邀与主办方三大核心人物中的两位,来自意大利的ESTS学会秘书长和来自英国利兹大学的ESTS首席财务官谈深入合作;五是第一次听到业界最具影响力的国际专家一致赞叹JTD杂志的发展速度之快。这样的经历,相比3年前,已经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还记得2011年11月,第一次随老大天天和市场总监李凡姐出国,目的地是美国芝加哥,参加ACC。10平米的展台坐落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Springer、BMC等业内知名顶级杂志和著名同行出版商之间,有点举手无措。当时,我们还只有3本杂志,站在展台里并不敢主动的向世界各地的作者介绍杂志。主要原因是胆子也非常小,从来没参加过展会,展台尤为简约,只有两张2m的桌子,3个参差不齐的展架和一张3mx0.3m的横幅,几百本杂志。

图1. 2011年ACC的展台

2012年,再次去了芝加哥,参加ASCO,最大的改变是非常积极主动的向到访的读者介绍和展示杂志,同时在国内做了非常漂亮的3m x 3m的拉网展架带去布展;年底去了爱丁堡,第一次带医生团出行,见到了ACS杂志的主编Tristan和ACS许多作者和编委,第一次感受到高端的ACS杂志被大家捧在掌心的喜悦。也和出国的几位胸外科专家成了好友,至今有了更加深入的合作。

图2. 胸腔镜20周年共识研讨会后,魏煜程、吴楠、刘志东等专家在爱丁堡城堡前合影

2013年,第一次带编辑团队的同志们出行,最大的突破是除了参展上的布展改进(要易携带,宣传效果佳)外,开始会前预约编委、作者、编者等人见面。会面,带来交流,交流带来新的机会。5-6月之间,有将近一个月的美国学术巡游,陆续走访了波士顿的哈佛大学医学院,纽约著名的Memorial 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罗切斯特的Mayo Clinic,以及著名的Cleveland Clinic,美国西海岸的UCSF, Palo Alto的斯坦福大学等等机构,主要是向主编们做报告,和作者编委交流。这些见面,都奠定了后来的合作,比如肿瘤临床研究与统计学专栏、外科伦理学专栏、《肝脏与营养》等高质量专刊等等。

图3. 2013年AATS的展台

2014年,ESTS是目前为止唯一的出国行。但从AATS开始,开始为大会报道做本部支持,熬了几个晚上,赶制了5个大会专题,5天里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科研时间(amegroups)涨了800多个粉丝。ESTS上,进一步改进,尝试做视频采访(微信专题文章:专访ESTS大会主席| 一位父亲的演讲)。结果大本营的同事们将新闻稿和采访视频第一时间翻译成了英文,发布到了杂志首页,能让所有的读者和编者们看到我们的活跃。

图4. 采访ESTS 2014届大会主席

一直很佩服JTD的执行主编何建行院长不管是在手术上、研究上还是主办的会议上,年年都有创新。回过头看看,其实每一次出行,我们也在不断的改进,但还有很大的努力空间。从现在开始,我们的每项工作,也要不断追求“创新”。

图5. 何院长作为大陆唯一的invited speaker在大会上发言

掰着手指数数,虽未走遍美国,但却已经走过了北美洲的11个城市,到访了澳洲的悉尼,欧洲的爱丁堡和哥本哈根,短暂的在巴黎停留了5个小时。

哥本哈根的ESTS,也是我们最投入的一次。夏天的北欧,要到晚上10:30左右才天黑。我们每天6点出发去会场赶稿子,每晚都有见面会或交流会(第一天是大会开幕式酒会,第二天是Poster Session开幕式酒会,第三天颁奖晚宴),差不多晚上10点多才回酒店,却依旧意犹未尽。历届ESTS大会主席陆续来到展台问候JTD,可敬的来自Cleveland的Thomas Rice教授主持完session之后,第一时间来到展台,表示从会包里拿到了JTD杂志,专刊的质量让他赞叹,要来探个究竟。我们的行动甚至感动了隔壁展台的朋友们,一个伦敦的做临床试验数据库的朋友在撤展时主动与我们交换联系方式,表示要把我们引荐给意大利和亚洲的心脏会议,他风趣地说“你们两个小女孩真是太棒了,展台都成采访间了”。颁奖晚宴当晚,我们意外的在河边又遇上了Peter Goldstraw教授,他笑着说,“我躲你们,都要躲出哥本哈根了”,然后开始为我们讲述欧洲史,表示我们看到的河畔,1000多年前是丹麦的战场。然后,他真挚地为JTD送上了视频祝福。这次哥本哈根难忘的住宿经历,住在一个不到10平米的小房间,一个人一张0.8米的小床(哥本哈根极其环保,房间都很小,布置非常简单,和国内的布丁酒店类似),给这次宝贵的经历画上了难忘的一笔。看到了读者和编者们的兴趣、热情,以及如潮般地好评,这,是真正的最大动力。

图6. Goldstraw教授讲述欧洲史

从2011年开始,我们的团队从4个人的队伍成长为了30人左右的队伍,他们,每天都在带来惊喜。每一个会议的成功,最主要的,要归功于他们幕后勤勤恳恳的工作。每一封邮件,每一个图表,每一篇稿件,每一个单词,都是铸就通向未来康庄大道的每一块基石。很多时候,最荣耀的一刻,上台领奖的往往只是几个人,但是没有每个人每天的付出,不可能摘得荣耀的桂冠。在此,特别感谢每一位伙伴,接下来,为每一位同事创造登台的机会!

图7. 团队年会照片

说到实现自我,简单讲,其实就是希望成为更好的自己。从09年毕业,到2014年,一直坚守在英文期刊出版业。从一开始对编辑非常模糊的的认识:一个处理稿件,以码字为主的工作;到现在,清晰地认识到,编辑其实是一个产品的运营者,像互联网产品经理一般,不但要准确的定位用户和收集用户反馈,准确的定位市场并积极有效的开展市场活动,最关键的,要用最优化的途径调动专家资源,将作者、编者、读者的参与度(engagement)和贡献度(contribution)最大化。即使你的主要工作是码字和处理稿件,但如果你经常站在一个产品运营者的角度去思考和行动,一定会成长地更快,高度亦会不断提升。事实上,是自己决定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而不是每天八小时的工作内容决定你的方向。

从广州折腾回上海,再折腾到杭州,终于离家最近了,但峰回路转,最后又折回了广州。看着是又回到了原点,但其实这5年,是见证我不断蜕变的过程,感谢我的领导汪道远开创了这番事业,为我们提供一个实现自我的平台。这5年,亦是是一个发现自我的过程,我更清晰地认识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因为我因工作而快乐,而兴奋,而充满激情。这5年,更是打造团队和见证团队成长的过程,团队,决定我们每一个人的未来!

高中毕业纪念册里,很多同学给我的留言是“老季,你很有激情”,估计是高中辩论赛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其实当时我对大家的这个评价,理解为贬义更多,觉得大家是觉得我闹腾,叽叽喳喳。直到有一天听到领导道远的讲座,他在结尾引用了Ralph Waldo Emerson的一句话,“Nothing great was ever achieved without enthusiasm”,并且也将这句话作为他的行动方针。我才感受到,Hah,激情是个褒义词!

图8. 领导演讲的最后一页

即将到来的7月,让人兴奋和神往。不仅因为我们要自己举办胸部疾病研讨会,著名的国际专家和可爱的AME学术沙龙代表们相聚羊城,共度JTD烛光晚宴之夜,更因为团队里将迎来各路背景有十多年甚至二十多年经验的老将!

下一个五年,我们会到达哪里,一切充满期待。很多等着我们去学习 (to learn),去尝试(to try out),去完成(to make it happen)。旅途中看到的风景,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让我们的生活、思想和经历愈加丰盈,远离狭隘和自怨自艾。

Therefore, say to myself and the Elite Editors Team:

Bonjour, futur inconnu!Hello, the unknown future! 你好,未知的未来!

笔者| 季灵艳,AME杂志社副社长。写于10668米的高空,法航AF0102,5:42am, June 20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Doi:10.3978/kysj.2014.1.85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