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特邀来稿|全民恐癌时代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李勇
关键词:

我走进车站,摘下口罩,还是忍不住打了两个喷嚏,鼻腔粘膜有种硫氧化物、碳氢化物和颗粒家族侵犯后的痒灼感,我清楚,作为机体呼吸系统的第一道防线已经彻底被击溃,许多不知名的化学反应正在我体内悄然进行,我能做的,只能用我的假装无知从心理上蔑视这些,忘掉这些。

离开车还有一段时间,我候车时点了一杯菊花茶,等漂亮的菊花漂浮着,闪着金黄色透亮的杯子端上来时,我瞬间后悔了,因为我十分清楚,这种菊花绝对是硫磺熏蒸过的,一位种植菊花的亲戚曾透露过细节,这种菊花茶还能起到清凉解表的作用吗?抑或成了另一种致癌物?朋友们,写到这里,我还是端起杯子一饮而尽!难道让我和店主理论吗,还是端起杯子去找工商局去做鉴定?我只知道,现在我渴了!

好了朋友们,书归正传,本人是一名胸外科医生,此次来京参加海峡两岸控烟和肺癌新进展的一个会议。每次参加这样的会议,我都会十分兴奋,尽管头天晚上12点才到,夜里2点和4点接了几个抢救咨询电话,尽管早餐没来及吃完,午餐没吃,但是众多大腕的发言还是让我忘记了疲劳和饥饿,海量的新鲜信息扑面而来,给了我对医学的无数希望,好似也解决了我的一些疑惑。在这里我用了“好似”这个词,朋友们不要误解,并没有对专家不恭的意思,是因为,医学太复杂了,我的未知世界越来越多。

先说说这次会议的控烟吧,控烟是政府的责任,但是烟草税也是一种责任,详情不忍细读,这不是说谁对谁错那么简单,怎么去看是角度和深度问题,但是可以劝阻人们不吸烟,这两天雾霾很严重,没有人敢劝你不呼吸。台湾的学者讲,近30年控烟使烟民少了三成,女性肺癌却上升了五倍,台湾雾霾和生活环境如何?应该不会像大陆。所以事情远比想象的复杂,肺癌还会站上风。但是,无论如何,大陆直线上升的癌症发病率,大气和食品日常用品以及生活的环境变化是难逃其咎的。说到这里,有点饿了,我的目光不争气地投向了那些方便食品,一颗小小的香烟,已经分析出20多种致癌物,我们身边那些经过无数加工程序的食品呢?还是让我的无知安慰我饥饿的欲望吧,亲们,饿的感觉你们都有过,这时候垃圾食品也是食品!

冲了一碗似乎总不会过期的方便面,放入无数不知名成分组成的鲜艳的调料包,一阵朋友们都熟悉的味道飘散开来,容易知足的我还是感觉很幸运的,如果不是我考上大学,又有那么多贵人相助,我又怎么能成为一个小有名的胸外科医生呢?我又怎么可能在贵宾区里买上车站里天价的方便面和茶水呢?好的朋友们,还是回头来看看这两天会议最大的主题:肺癌。全民恐癌时代已经来临!有了雾霾,不安全食品及各种日常物和各种物理污染各路相助,在杀手榜上肺癌已经不甘屈居排名第二,实际上他已经在某些地区超过心脑血管病,占据杀手榜第一。让医生欣慰的是,肿瘤科医生未来50年不再用担心饭碗问题,很多地区成立了肿瘤医院,好多医院成立了肿瘤科。这是社会需求,市场经济总是能够敏锐地嗅觉到老百姓的需求,创造出巨大的价值。肿瘤科主任不用再担心每月的绩效考核了,年底表彰会上也会跃居科室效益榜首。效益成了医院发展的指挥棒,没办法啊朋友们,希波克拉底誓言时常响在耳边,可是我们也只是芸芸众生之一员,太深奥的问题了。

我们处在海量信息时代,也是科学加速发展时代,每种新的医疗方法的改进都会在世界范围内迅速推广,前两年胸腔镜肺叶的切除还是胸外会议的主角,现在即便是普通医院也有许多都能开展胸腔镜肺段切除了。这次会议涉及到胸外手术的基本都是腔镜肺段切除,还有肺部小结节的诊断,这是时髦的话题。至于肺段切除是否最有利于患者,需要时间证明,一个新的技术可能最终证明无益,谁该为这种方法下那些无辜的患者买单?或许这就是医学发展的模式。我们真心能做的,是排除把专业做成名利场上的道具。专家论坛给大家带来了最新的信息,我们始终和国际接轨,可是有个问题还是不容忽视,那就是接地气的问题。

高手们华山论剑,淋漓酣畅,技艺猛进,岂不知多数医院的大夫还埋头苦干,双耳不闻。先进的理念只在高层流通,基层组织甚至很多三甲医院的观念还极不统一,在这种极度失衡的气氛中,造成了内部的相互不认可,更造成患者的无所适从,甚至误诊误治,这才是医学面临的最大问题。如果你有幸从镇医院到国家顶尖医院走一遍,用一名专业医生的眼光来审视,你会体验恍如从原始社会经历封建社会再到社会主义社会那种时光穿越的感觉。当专家们拿着最潮流的观点细细品味,在漂亮的会议厅百家争鸣的时候,广大的各级医院的医生们还扎着脑袋孜孜不倦地实践着n年前的道路。但是患者并没有穿越,所以就产生了很多问题。真理在少数精英手里,却会泯灭在多数的众生之中,最终少数人的日子也很难受。

我知道,地区存在巨大的发展不平衡,现在还是一个很明显的城乡二元化社会,在这个基础上想建立绝对平等的医疗体,无异是空中楼阁。我们能做的,只有多做一点点,而对于业内大佬,有一句话最适合: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好了朋友们,火车己经响起启程的铃声,下次再聊。

笔者| 李勇,AME学术沙龙委员,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胸外五科。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查看更多科研时间原创精彩文章: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_types/123

Doi:10.3978/kysj.2014.1.331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