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 ELCC解读002|非小细胞肺癌放疗之痛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谭文勇
关键词:

非小细胞肺癌的放射治疗之痛——放射性食管炎和肺炎

【编者按】《肺癌转化研究杂志》(TLCR)第4届欧洲肺癌大会(ELCC) 会议专刊中文版沙龙解读02篇:由比利时Paul Van Schil教授组织的ELCC会议专刊系列邀请到各国肺癌及胸部恶性肿瘤知名专家,与大家一起关注非小细胞肺癌的手术治疗、靶向治疗、预后指标,寡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肺癌的生物标志物,胸部肿瘤的术后并发症等的理论知识和临床经验。本篇为AME沙龙委员谭文勇医生对其中Focus on treatment complications and optimal management: Radiation oncology一文的编译解读,分享比利时教授们对非小细胞肺癌的放射治疗之痛的见解。

放射性食管和肺损伤是非小细胞肺癌(NSCLC)放化疗的剂量限制性毒性反应。常规分割下,急性放射性食管炎通常发生在放射治疗开始后的7-10天,一直持续到放疗结束数周;而慢性食管炎通常表现为食管狭窄或吞咽疼痛。约75%的NSCLC在放疗期间出现一过性放射性食管炎,单纯放疗中3度放射性食管炎的发生率仅为11%,而同步放化疗中其发生率则高达30%。目前还没有一致证实的临床和剂量学参与用于预测放射性食管炎的发生。有研究提示同步放化疗、超分割或加速超分割、中重度中性粒细胞减少是放射性食管炎的危险因素。在剂量学因素方面有研究表明这个食管或食管表面接受大于50Gy的照射剂量的体积比分比是发生晚期放射性食管炎的相关因素。尽管在正常组织临床效应的定量分析(QUANTEC)中未发现某一个单一的剂量体积参数与急性放射性食管炎相关,总体上表明当照射剂量大于40-50Gy时,急性放射性食管炎的发生率明显升高。在放疗计划设计中通常建议限制V60Gy和食管的平均剂量小于34Gy。一般来说如果照射靶区包括食管并不推荐为了保护食管而降低靶区的照射剂量,其主要原因在于即使发生严重的放射性食管炎通常在放疗结束后3-6周内完全恢复,而发生严重后遗症的几率<1%。目前尚无有效的预防放射性食管炎的发生措施,限制刺激性食物如酒、咖啡和酸性食物等可能降低放射性食管炎的发生,治疗方面主要是采用局部或口服止痛药减轻吞咽疼痛,在此期间必须加强营养治疗及使用质子泵抑制剂。

放射性肺损伤包括放射性肺炎和肺纤维化,可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甚至是致命性的。放射性肺炎通常发生于放疗结束后数周到数月,主要表现为咳嗽、气短、发热,伴或不伴肺功能的改变。肺纤维化则为肺组织的永久性纤维瘢痕形成,导致血中氧气交换功能障碍。单纯放疗或放化疗所致的中重度放射性肺炎的发生率为10%-20%。WHO行为状态评分、肿瘤的位置、有无吸烟史、治疗前的肺功能状况等临床因素用于放射性肺炎的预测在多个研究纳入分析,但未得出一致的结论;与放射性食管炎一样,超分割和同步放化疗也可能导致放射性肺炎的发生率增高。在关于肺组织的QUANTEC研究中主要分析肺的V20Gy和平均肺剂量,同样未发现某个剂量体积参数与症状性放射性肺炎有明显相关性。根据欧洲癌症治疗组织(EORTC)推荐在肺癌的同步放化疗中V20Gy<35%、全肺平均肺剂量<20Gy。轻中度症状性放射性肺炎可用肾上腺皮质激素缓解,而重度放射性肺炎的死亡率接近50%。

总之,在胸部(特别是非小细胞肺癌)的放射治疗中,尤其需要关注常见的多发的放射相关的并发症如放射性食管炎和放射性肺炎。在治疗的选择上一方面要严格参照治疗规范,同时针对不同患者采用合理的个体化治疗原则。尽管美国和欧洲的不同学术组织对肺、食管的剂量限制有较好的推荐,结合我国当前的医疗环境实际状况,我个人建议在肺癌的放射治疗计划设计采取比国外更严格的剂量体积参数限制,以将放射相关并发症的风险最小化。

编译| 谭文勇,博士,副主任医师。2011年11月到2012年10月于荷兰癌症研究所列文虎克医院(NKI-AVL)研究工作。欧洲放射肿瘤学协会(ESRTO)会员和ESTRO fellow(目前全球仅18人获得该资格),中国抗癌协会放射肿瘤学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委员,中国抗癌协会鼻咽癌专业委员青年委员会委员。先后从事恶性淋巴瘤的综合治疗的研究、胸部放疗心脏保护和头颈部肿瘤影像引导的自适应放疗。

 

杂志简介

 

Translational Lung Cancer Research,(简称TLCR,《肺癌转化研究》)是国际上第一本专注于肺癌转化研究的杂志。自2013年11月起,《肺癌转化研究》获得西班牙肺癌研究协会的学术支持。《肺癌转化研究》是一本面向国际的杂志,经同行互评,并开放获取。杂志内容囊括肺癌研究的各个方面,包括肺癌的预防,诊断和治疗。该杂志内容科学严谨,已成为一本有着全新医学信息,教育意义重大的医学杂志。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查看或下载英文原文:http://www.tlcr.org/article/view/2686/3285

Doi:10.3978/kysj.2014.1.33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