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专访| 何秉贤:中国医生是世界上效益最高的医生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钟珊珊 1 , 陆小雁 1 , 庞苏元 1
1 AME出版社科学编辑
关键词:

编者按:民生问题牵系民心,向来不乏关注度,尤其是紧张的医患关系、改革中的医疗体制、待解决的医疗问题等,相信这些字眼读者们早已不陌生。对于正在浏览此文的您,会如何看待这些问题?近日,小编在中国心脏大会上有幸采访到来自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何秉贤教授,我国第一部心电向量图诊断教材《临床心电向量图学》专著的作者。几十年如一日,他把心血全部用在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和心血管病研究上,取得了突出成绩,精湛医术驰名中外。那么他对以上问题会有什么不一样的见解呢?一起来听听他对医疗热点和大会上报告的心电向量图的看法吧。

AME:何老师,您在会上报告了心电向量图的现代进展,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何教授:心电向量图已被广泛应用五十年,其中美国较深入。我们研究向量图时,美国已有很大的进展,而国内还没相关书籍。我们在参考国外大量资料的基础上,结合临床实践,写出了一部五十多万字的《临床心电向量图学》专著。从此以后,我国有自己的心电向量图诊断教材了。可惜向量图没能在文化大革命幸存,但在随后的五十年工作中,我再把完好的图集在一起,整理成了一本新的向量图,如今第一版已售罄。

在记录方法上,向量图有了很大的进展,过去很复杂,现在简易多了。随着医疗的发展,人们也越来越意识到向量图的重要性,比如美国与英国联合出版的《临床心电图学》中就有提到:“假如不懂向量图,很难提高心电图技术”。这些新的认识很重要。

由于心电图的简单实用,如今已发展为一门不可或缺的科技,应用非常广泛,也越来越深入,包括内科、外科、小儿科、妇产科等,都离不开心电图。倘若没有心电图,手术很难开展。一些疾病也必须根据心电图作判断,比如急性冠脉综合症,这个所有的大医院最常见、死亡率最高的病,没有心电图是无法诊断的。

然而,虽然心电图的用途如此大,国内对这方面的教学还不够。在美国,对于心血管医生的技术教育,心内科的医生要打够几千份的心电图,清楚自己做过的心电图才能独立当大夫。而我国目前培养年轻医生过分注重论文,强调论文有没被SCI收录,却忽视了实践。论文固然有用,但不能决定实践能力的高低。过去的老大夫,包括黄宛、方圻、吴英恺,裘法祖等,他们并无博士论文、博士后文凭,但他们很成功,靠的就是实践。我现在是博士和博士后导师,门诊也很好,但我也没得过博士学位,靠的就是几十年的实践。所以,医生真正的名字不是doctor,而是practitioner,一定要实干。

AME:医疗体制一直是个热点问题,能否谈谈您对其的看法?

何教授:我国的医疗体制还很不完善,尤其是国内医院的管理存在很大问题,比如院长管理经济,医院依据收入评判优劣等。如今医院是设备越好,收入越多,院长管理的经济效益也就越好,这是体制的不完善。院长管理经济有好的一面,比如盖房、买器械时,医院可自筹资金,避免了向上级审批,资金可能几年批不下来的情况。但另一方面看,这也是造成我国看病难、看病贵的重要原因。我平时门诊尽量开便宜的药,能靠听诊解决的问题就免去科学检查,做心电图也很便宜。而如今部分年轻大夫甚至不备听诊器出诊,遇到心脏问题直接做B超。而病人也有个误区,认为只有高级仪器才能把病看透。这种体制一定程度上刺激了年轻大夫做检查,以增加医院收入,看病费用自然也大大增加了。相比在美国,院长是奉行supporting system的,功能是支持医生、医院好好地运转,而非管理医生、医院的领导干部,这样情况会好很多。但总体而言,我们国家很强大,现在全民公费,体制改革各方面也还是改进得不错的,需要慢慢来。

AME:医疗体制中存在的不良风气一直是改革的重点,您认为如何有效地改进?

何教授:我今年工作60年了,从没与病人有任何冲突,也绝不收病人的红包。如今我们医院新出炉一项政策,要求医生和病人签合同约定:医生拒绝病人的礼物,病人签字保证不给医生送礼物。个人认为这是不合理的。病人给医生送东西和官员行贿受贿,这两个概念必须分清,不该混为一谈。我在美国、英国、日本工作过,他们送不送礼呢?送!但绝不送红包。一盒巧克力、一朵花、一袋自家种的大白菜,代表的是他们感恩的心。其实病人跟大夫是有感情的,有感情就可能有物质来往,送东西是因为感受到你全心全意为他们治疗,所以希望表示内心的感恩,若遭拒绝,反而内心难受。当然,收红包、拿厂家回扣是不对的,但不该所有物质来往都归类为行贿,这样过于极端了。

AME:既然医疗体制还存在许多不完善,您认为该如何真正改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何教授:真正改善看病难、看病贵,一是要提高医生的质量、二是要提高医生的待遇。我之前去非洲援助、考察过,非洲大夫都有小别墅、小汽车,而我们这些去援助的大夫,只有自行车。中国的大夫待遇太低,这就是问题。大夫寒窗苦读几十年,比一般人付出的时间、成本都高很多,结果就业之后,依旧付出与收入比例严重不协调,还要背负社会的不理解,甚至面临人身安全问题。医生也是普通人,同样需要生活、结婚、养家糊口,在正当的路很艰难,现实的逼迫下,就有可能发展成收取红包、拿回扣的不良风气。所以,提高中国医生的待遇是医改之路必须正视的一个问题。

AME:那其他国家医生的待遇如何?

何教授:中国医生现在是世界上效益最高的大夫(推荐阅读:医生的收入,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在香港做B超需等半年,美国、加拿大做核磁共振,非怀孕、癌症的至少要等三个月,而中国住院平均一个礼拜、十天就出院了。所以中国医生很忙,效益是全世界最高的。收入最少,活却干得最多。在美国,医生是很令人敬重的,如果病人辱骂医生,他会被认为很没教养;可中国却刚好相反,打骂医生反被认为是个英雄,大家还拍手称好,现在甚至衍生了一门新的职业叫“医闹”,专门受雇闹医院,不择手段只为索赔。公安部门对医生的保护也不够。这些问题都急需尽快完善,才能更好的保护医生,最终效益也会体现在更好的患者服务上的。

AME:谢谢您的精彩分享!

笔者| 钟珊珊,陆小雁,庞苏元,AME出版社科学编辑。

题图:何秉贤教授接受AME采访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点击【链接】查看香港中文大学王毅翔教授一文:医生的收入:http://kysj.amegroups.com/articles/815

Doi:10.3978/kysj.2014.1.296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