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社长论坛|一篇论文最多能够列几位共同第一作者?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汪道远 1
1 AME出版社
关键词:

编者按:中秋假期,AME出版社社长汪道远在“科研时间”微信号“社长论坛”与大家分享了RCT与BCT研究。今天与大家讲讲身边的小故事。

8月30日,应朋友邀请参加由中国医学论坛报社和诺华制药有限公司组办的一个研讨会。有一位专家向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杂志的执行主编Darren B Taichman教授提了一个问题:一篇论文最多能够列几位共同第一作者?虽然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但是,结论就是这个问题其实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Chinese Medical Journal (CMJ)总编辑照日格图教授给大家分享了一个故事。国内某个单位完成一项研究,同时,撰写了2篇论文投稿出去,被一大刊(著名杂志)给拒了。该单位的领导为了能够将该研究结果发表在大刊上,提出一个建议,将这2篇文章的内容合并成一篇文章,这样的话,原先的2篇文章的两位第一作者,其中有一位自然就不能作为第一作者了,于是,这位作者就不同意这样做。但是,领导没有采纳他的意见。结果是,合并后的文章确实顺利被大刊接受发表了。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是,未能做成第一作者的那位年轻的小伙子选择跳楼自杀了。记得那天,出席研讨会的所有朋友听到这个故事都非常震惊,包括Taichman教授在内。

照日教授让我从出版方的角度对这个问题发表一下观点,看看是否有什么解决方案供参考。

当时,我给大家一个非常悲观的观点:首先,谁应该成为第一作者?一篇论文最多能够列几位共同第一作者?这些问题出版方无法提供什么解决方案,只能由研究团队根据具体某个研究项目,各位团队成员的贡献大小,自己去商量与确定;其次,在遇到难以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研究团队应该去思考一个问题,我们做研究的目的是什么?仅仅是为了发表论文?还是去解决一个科学问题?最终,只能寄希望于价值观的统一。

如果说完全不考虑个人利益,其实,都是在耍流氓。

下面给大家分享一个轻松的故事:

有一次去南京出差,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开车来接我,一路上聊得很欢。他说虽然自己学历低,但是,爱好读书、书法和写作,也爱思考。他说应该将“树”作为一个重要的流通商品,提升到“房产”那样高度。想想一下,很多人不再炒房,而转为炒“树”,那么,应该会有很多人去植“树”,环境是不是会有改善?虽然,过度植“树”也可能导致大自然的失平衡,但是,他的观点还是耐人寻味的。听说我是从事出版工作,他特意向我介绍,他自己已经发表了很多篇文章。我进一步追问,都发表在哪些杂志或报纸上?他的回答是:都发表在他的QQ空间。

后来,在几次学术会议上,每当我给大家介绍这个故事的时候,都会引起一阵笑声。

回想起来,觉得与那位小伙子比较起来,我挺俗的。

其实,回到学术出版这个话题,我们所提倡和追求的是什么?不正是学术自由,畅所欲言吗?为什么要发表?其目的主要就是为了与同行交流,为将来进一步研究提供参考……那么,将文章发表在QQ空间等自媒体,是不是也能够实现同行交流?未来学术期刊是否会因为自媒体的崛起而灭亡?

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学术期刊灭亡了,第一个故事就不会再重演。那时,“一篇论文最多能够列几位共同第一作者?”这个话题或许就失去讨论的意义了。

笔者| 汪道远,AME 出版社社长。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汪社长文章:

AME社长论坛|“RCT研究”与“接力赛”

AME社长论坛|再谈大数据临床研究(BCT)

Doi:10.3978/kysj.2014.1.204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