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直播

AME CSCO 2014| 洛杉矶癌症监测中心Lihua Liu : 中国的癌症负担

Published at: 2015年第1卷第S1期

Lihua Liu 1
1 美国南加州大学洛杉矶癌症监测中心
关键词:

摘要

伴随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显著上升。AME特邀美国南加州大学洛杉矶癌症监测中心Lihua Liu博士,结合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从病例数、死亡数、癌症特征等方面详细剖析中国癌症负担,并对中国癌症登记事业,提出了恳切的建议。


编者按:在昨天的科研时间微信公众号里,日本国家癌症中心的Kota Katanoda博士畅谈亚洲肿瘤发生概况,并对中美癌症特征作了对比与分析,今天,AME 邀来美国南加州大学洛杉矶癌症监测中心Lihua Liu博士,结合最新数据,通过富有癌症监测经验的美国专家眼睛,将“中国癌症负担”看个仔细。

 

注:下文为 AME 第十七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2014年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学术年会专题文章第二篇,文章内容为美国专家对 AME 旗下 Annals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 杂志最新专刊 "Cancer Pattern in China" 中重磅研究报告 "Report of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 China, 2010" 的点评。

 

中国的癌症负担及其控制努力对全球具重要意义

 

经济的日益增长与癌症负担的增加之间的联系已被广泛关注。中国经历了三十年前所未有的经济发展,但与此同时癌症的总体死亡率增加了83%,尤其是肺癌的死亡率增加了465%。拥有近14亿人口的中国在全球的癌症负担和控制努力中无疑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然而,准确评估中国的癌症负担是十分困难的,这是由于中国缺乏以人口普查为基础的癌症登记系统,这种状况直到最近才得以改观。

 

2008年,中国成立了国家癌症登记中心(National Central Cancer Registry,NCCR),显示出了政府对于癌症控制的需要及其责任的重视。此后,NCCR 在中国有了飞速的发展,登记机构从2008年的43个增加到2013年的249个,覆盖2.6亿的人口(占总人口的20%),并且仍然在全国范围内扩增。

 

陈教授在最近出版的《2010年中国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报告》中提供了关于癌症登记系统在中国的发展以及使用NCCR的数据计算和估计2010年中国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文件。这份报告具备了全国年龄标化率(age-standardized rate, ASR,世界标准人口,每10万人/年)和经计算的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因此可以将中国的癌症负担与先前由Ferlay等学者以GLOBOCAN 2008发布的全球数据进行比较。尽管两者在时间上有两年的差异(中国 NCCR 2010与 GLOBOCAN 2008),但是检验的可比性以及基于人口普查的癌症信息仍可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将男性和女性合并统计时,中国癌症的ASR发生率和全球的发生率非常相似(181.5 vs. 181.8),不过中国癌症的ASR的死亡率更高(112.9 vs. 106.2)。其中,中国男性癌症的ASR发生率(215.1 vs. 204.4)和死亡率(148.4 vs. 128.8)均高于全球数据,而中国女性癌症的ASR发生率(149.7 vs. 164.9)和死亡率(78.8 vs. 87.6)却低于全球数据。

 

中国在十大最常见癌症和十大最致命癌症方面与全球有重合,不过排名前十的癌症在病例数与死亡数之间存在较大的差异。例如,脑和中枢神经系统癌症、子宫癌和卵巢癌分别位居中国最常见肿瘤的第7、第9和第10位,但它们却未能位列全球十大最常见肿瘤;前列腺癌、膀胱癌和非霍奇金淋巴瘤在全球最常见癌症中分别排名第5、第9、和第10位,却没有进入中国十大最常见癌症中的名单中。虽然胰腺癌和白血病都没有进入中国和全球十大最常见癌症中,但它们都进入了两者的十大最致命癌症的名单中。此外,肺癌在中国和全球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中均排名第1位,占中国所有癌症病例的20%(606000例/3093000例)及全部死亡数的25%(487000例/1957000例),占全球所有癌症病例的13%(1608000例/12677000例)及全部死亡数的18%(1378000例/7571000例)。

 

中国正承担着全球较大比例的癌症负担。总体而言,全球癌症新诊断病例的24%(3093000例/12677000例)和死亡病例的26%(1957000例/7571000例)发生在中国。特别地,中国承担着一些全球较高比例的癌症负担,包括:60%的食管癌、48%的肝癌、41%的胃癌、38%的肺癌和22%的结直肠癌的发病病例以及51%的食管癌、45%的肝癌、39%的胃癌、35%的肺癌和22%的结直肠癌的死亡例数。

 

这些数据表明,中国亟需建立起有效的癌症控制项目。这些项目能够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发展中国家中有效地遏制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的迅速增加。换而言之,中国显然是全球范围内与癌症抗争的主战场之一,帮助中国赢得这场斗争对全球以及彼此都有益处。

 

除了巨大的癌症病例数之外,中国的癌症特征在农村和城市,东部、中部及西部之间也表现出差异,这说明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差异,而且很可能是饮食及生活方式的不同都对癌症的发生产生了影响。这些差异对于病因学调查、流行病学研究以及其他针对性的研究来说是很好的机会。中国将肯定能够在与国际癌症控制和研究机构的团队合作中获益。因此,完善的以人群普查为基础的中国癌症登记系统将为承担上述任务提供坚实的基础。

 

NCCR的建立和快速发展是令人鼓舞的,这表明中国政府正承担着癌症控制的任务。NCCR参与到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IARC)和国际癌症注册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ancer Registries,IACR)领导的项目之中也是明智和互嬴之举,这必将缩短其学习所需的过程。尽管NCCR在成立以来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已取得了显著的进步,它的持续发展和完善仍应作为中国癌症控制努力的重中之重。

 

相比NCCR登记数量的增加,更重要的是现有登记质量的提高。目前NCCR机构呈交数据中约有一半被IARC/IACR认为是低质量的。并且数据的编码和评价大多由NCCR集中完成,这在基层机构缺乏足够的条件和专业技能时作为一个短期内的解决方案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长远来看,NCCR需要投入开发自己的适合于中国卫生保健和病例发现系统的操作方法和数据标准,同时培训胜任该项工作的人员。这种功能的下沉不仅使得NCCR的中央机构从技术的具体执行中解放出来而致力于更高层次的规划和开发,而且能够使每个基层的登记机构从被动的收集者转变为积极的癌症控制者。

 

拥有自己的以循证为基础的操作和数据标准将为系统化的信息收集和记录整合制定清晰的准则,这将有利于数据质量的客观而科学的评价。在陈等的报告中采用了“主要癌症的死亡率/发生率是否合理”这一相对模糊的方法以及死亡率的固定值(例如:数据质量组A的死亡率≥120/105,B组≥100/105) 作为衡量数据质量的指标,不符合这些标准的数据很可能会被视为质量差而排除在分析之外。这种方法很可能删除了那些真正的来自于高风险或低风险地区/人群的极端值,而从这些数据中却往往可以获知重要的教训和需求。

 

中国与国际社会之间在癌症控制方面的合作是十分必要的。NCCR的持续、快速和稳定的成长将会为癌症控制和研究提供更好的数据和方法,这将同时有利于中国和世界。

 

作者| Lihua Liu, Director of Data Utilization, Los Angeles Cancer Surveillance Program,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Los Angeles, California, USA

 

译者丨汪灏 (1979.7-),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胸外科主治医师,主要从事普胸外科疾病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工作,同时负责中山医院胸外科各病种信息数据库的管理和定期随访工作。受邀出席国际学术会议美国胸心外科年会(AATS)、欧洲胸心外科年会(EACTS)、欧洲胸外科医师年会(ESTS)并以英文做大会报告3次。

 

AME CSCO 报道员招募:

 

您若关注2014 CSCO , 愿意和大家分享您对肿瘤界资讯的独特观点,欢迎加入我们AME 2014年 CSCO 报道员的大军,与 AME 团队并肩作战,向各同道全面呈现肿瘤届饕餮盛宴和科研资讯。参与报道的战友均可成为科研时间数据库会员并获取价值50元的额外积分。优秀报道文章作者还有机会获赠价值298美金的英文专著《姑息医学的艺术与科学》。

 

报名方式:

给科研时间微信回复“报道员+姓名+科室+联系方式+邮箱”,编辑在收到您的信息后会尽快与您联系。

 

杂志介绍

 

 

Annals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转化医学年鉴》,简称ATM)创刊于2013年初,自2014年起改为月刊,是一本开放获取、同行评审的英文医学期刊。2014年9月5日被PubMed收录,此前刊登的所有文章,近期即将在PubMed上可以检索到。ATM杂志专注于报道转化医学研究领域的最新成果,为诊断、预防和临床研究提供前沿和实用信息。本杂志关注的领域不仅仅包括多学科综合治疗、生物标志物、影像学、生物学、病理学和医学技术进展,还包括营养学、外科、公共卫生学、人类遗传学、基础科学、教育学、社会学和护理等相关领域。

 

本文题图来自网络……

 

本原创文章由科研时间首要发布,媒体转载请注明出处。欢迎大家关注【科研时间】,和我们一起爱临床,爱科研,也爱听故事。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