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评议

微创心脏外科理性发展的思考

Published at: 2014年第1卷第29期

关键词:

在整个外科学领域,微创的概念包括了“出血少、损伤小、恢复快”等内涵。体外循环是心脏外科手术的重要组成部分,由于体外循环对患者内环境、多脏器功能都有重要影响,体外循环时间的长短与围术期的并发症及近远期疗效都有着重要的联系;因而,心脏外科与其他外科的微创概念有着重要的不同。对心脏手术患者最重要的创伤不是来源于切口大小及切口入路,而是心脏外科手术对体外循环的必须性。减少体外循环的打击、缩短体外循环时间甚至抛弃体外循环才是心脏外科手术中真正的“微创”。

小切口、不停跳、全腔镜、机器人技术是目前微创心脏外科的核心技术。后三者由于学习曲线复杂,经济成本高等问题,只能够在个别医疗中心实施;胸壁小切口和胸腔镜辅助下的胸壁小切口在学习曲线、治疗成本、近远期疗效方面均体现出客观实用的价值,是目前临床中最可能被接受和推广的微创技术。

微创是心脏外科努力发展的方向,也是时代发展的要求。但微创心脏外科的发展应遵循以下原则:(I)对标准治疗原则的遵循。小切口手术由于视野和操作空间的限制,技术难度相应增大,因而可能使标准的治疗原则打“折扣”,如放弃瓣膜修复改为瓣膜置换、放弃对合并房颤的消融等等。(II)把安全性放在第一位。(III)要有确切的长期疗效。微创的未来不一定是小切口、胸腔镜或机器人,因为这些技术仅限于手术入路的改良。而微创技术的方向应是革命化的改变与发展,如冠脉支架、TAVI、Mitral Clip技术等等。小切口心脏外科手术的发展是必要的,但是要清楚地认识到这项技术还仅适合于一些病种、一些患者,甚至一些医生。心脏外科医生在开展小切口技术的同时,更应关注真正微创技术的发展,参与学习并结合国情予以应用和普及。

《微创心脏外科特刊》系统而全面地回顾了心脏外科微创技术,详细介绍了小切口、胸腔镜、机器人等技术在瓣膜外科、冠心病外科以及房颤外科治疗领域的应用。既体现了学科进展,又具有良好的临床实用价值。希望本特刊的翻译出版能够提高广大心脏外科医生对微创技术的理解和认识,进而使微创技术得到进一步推广,使更多的心脏外科患者能够从微创技术中获益。

 

孟旭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外科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房颤诊疗中心

北京心脏移植及瓣膜外科诊疗中心

 

  • 孟旭 男,1957年8月出生,教授、博士生导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心脏外科九病区主任、北京心脏移植及瓣膜外科诊疗中心主任。北京吴英恺医学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中华医学会胸心血管外科学会全国常委、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常委兼副总干事、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外科分会瓣膜病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北京胸心外科学会常委、国际微创心胸外科协会(ISMICS)理事、亚太心脏瓣膜修复专家组织(APVRG)发起委员、中华医学会北京器官移植学会委员、中央保健会诊专家、科技部国际合作科研项目评审专家、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项目评审专家,《Innovation》、《Journal of Thoracic Cardiovascular Surgery》、《Annals Thoracic Surgery》以及«中华胸心血管外科杂志»、«中华心血管病杂志»、«中华医学»(英文版)、«中华外科杂志»、«中华器官移植杂志»等十余家杂志的编委或特约审稿专家。承担十余项国家级、省部级科研课题,发表科研论文100余篇,主编著作3本。孟旭教授从事心脏外科专业30余年,独立手术8000余例,2008年获得中国医师协会颁发的全国优秀心外科医师“金刀奖”。在心房颤动的外科治疗、心脏瓣膜外科、危重症心血管疾病外科治疗(心脏移植、心室辅助、ECMO)领域在国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较早在国内开展房颤外科消融手术,目前每年开展房颤射频消融手术约300例,截至2013年底已完成2000余例,为亚洲最大手术组。2006年又率先在国内开展微创胸腔镜房颤双极射频消融,已完成400余例,疗效良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附件